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5年03月20日

“横巷八大家”魁首黄辟尘

丁国寿

横巷,地处黄桥镇南4公里的一个村子,现属泰兴市黄桥镇。民国元年(1912),泰兴县为谋求地方自治,将原来的四个辖区改设为11个市,以横巷为中心的108庄划成一个市,叫“震东市”,治所设在横巷。此后,人们便把横巷叫做“震东市”。横巷虽不大,名声却不小,当时泰兴流传着这样的俗语:“泰兴一城,不如黄桥一镇,黄桥一镇,不如横巷一村。”这话虽说有点夸大其辞,但从中可看出横巷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横巷有八家姓黄的富户,既有钱又有势,人称“横巷八大家”。八大家中,黄辟尘是民国初年两任国会议员,曾任江苏省议会秘书长,是“横巷八大家”魁首。

黄辟尘,名家璘,字辟尘,生于光绪十二年(1886)。黄辟尘的祖父黄元善,据光绪《泰兴县志》续卷九记述:“黄元善,字丹书。九岁父亲死了,亲自督促伙计匠人认真做事抚养母亲。曾经把父亲遗留下来的债据数千金烧掉。那一年的正月初一他到海棠敬佛,有一讨饭的,半死半活的躺在庙门口,他用开水给他吃,使讨饭的活了过来。他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讨饭的穿上,又派人用车子把讨饭的推走。

在光绪癸末年间,县城西边闹水灾,黄元善把仓库的粮食全部救济灾民。

第二年,山西大旱,他拿出粮食五百担赈灾。根据当时的情况,可以给他一个官衔,他没有接受。

他的儿子森荣,字仁溥,还有一个儿子叫森华,字子实。都乐善好施,有父亲的遗风。

族中有一人,穷得不能维持生活,森荣给他2000块钱,替他找生活出路。森荣擅长医道,专长喉科。他从不接受被医治者馈赠的金钱,贫穷的人缴不起药费他也给配药,救治的人很多。

森华喜爱读书,不喜欢八股文章。特别喜欢下棋。有一湖南籍父子,两人因寻亲迷失路,夜宿田间。森华把他们接回家中,并且煮粥给他们吃。第二天又派遣房族的人引导他们走,并送给他们路费。森华性格非常讲孝道,哥哥死了,他哭得非常悲伤。过了两年,父亲又死了,他悲哀得非常消瘦,几年后也死了。”

黄森荣生有四子:黄宝传、黄朴庵、黄魁山、黄季雅。黄森华仅生了黄辟尘一人。老兄弟两人感情十分融洽,虽则分了家,但形同一家。黄辟尘年龄最小,虽然是老大,上面有四个哥哥,算起来就是老五。四房子侄中有的称他为五叔,也有的叫大叔,黄辟尘从来不去理会,两种称呼都可以。

黄辟尘自幼丧父,全赖母亲王氏抚育。母名道范,系黄桥望族,清末举人王植三之胞姐。幼承家学,娴习礼仪,对儿子的教育以德行为重,后来黄辟尘之所以能尽瘁道慈,服务桑梓,且卓有成效,与母亲的教育颇有关系。

黄辟尘幼时在家塾读书,后入南京红廊民国法政大学求学,1914年毕业。

1915年至1917年与如皋士绅李济光等合作,组建水济轮船公司,航行于上海、扬州之间,使苏北沿江客货运输益增便捷。黄辟尘还创办了常州民丰纱厂、富华储蓄银行、制罐厂等企业。

1918年竞选国会议员获成。此时,北洋军阀政府出卖国家主权,腐败守旧,镇压人民;皖系军阀段祺瑞为抵制孙中山先生在广东召开的国会非常会议,决定重新选举国会议员,由政客王揖唐等人在北京福安胡同组织俱乐部,包办选举,并召开国会,选举徐世昌为大总统;直系军阀曹琨以5000银元一票,收买国会议员贿选,全国舆论哗然。黄辟尘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毅然携家眷南归,继续致力于地方建设。在曹琨贿选中,黄辟尘既未接受他的贿赂,也没有投他的票,并力劝一知名议员拒绝接受贿赂。

1922年与黄桥富商丁哲愚等4人合股4万银元,在黄桥花园桥创办耀黄电灯公司,自任董事长。此为黄桥人享受现代文明生活之肇端。为适应民众需求,1928年购置新发电机组,扩大生产规模,直至1941年日本侵占黄桥后被迫倒闭。

黄辟尘还在季市建了发电厂。据《古镇季市》一书载:“离季市不远的泰兴横巷有个叫黄辟尘的乡绅,此人精明能干,极具商业头脑。他看准了在季市建造电厂的巨大商机,决定自筹资金兴建一座火力发电厂,来满足季市老百姓和工商户的照明用电需要。民国十六年(1928),黄辟尘在季市石桥南首向东约30米的地方买了一块地,建起了80匹马力的发电厂,取名为季家市耀华电灯厂。整个电厂共有14名员工。上世纪二十年代电灯还是个稀罕物。一个电灯泡就能把满屋子照得通亮——比大蜡烛还亮好多倍——大家觉得十分奇怪,不可思议。故电厂刚开始通电的几个夜晚,整个季家市都沉浸在一片欢腾之中,人们既惊奇,又兴奋,奔走在大街小巷,享受着‘光明’带来的快乐和幸福。周边农村的老百姓也都纷纷赶到镇上来看电灯,大家觉得这东西太神奇了。人们还给电灯取了个雅号,叫作‘小太阳’……几十年过去了,如今,上了年纪的季市人只要一提起耀黄电灯厂,依然津津乐道。”

横巷原来有一所初等小学,叫震东市国民小学,创办于宣统二年(1910)。1916年,黄辟尘奉母命捐资扩建,使之成为完全小学,并易名为震东市私立高等小学,又名泰兴县第四高等小学校。扩建后占地30多亩,有十多个班级,学生400多人,校舍近百间,实验仪器,体育设施齐备,还辟有足球场。校园环境优美,有池塘、葡萄架和各色树木花草,还有一棵参天的古银杏树。由于学校聘请外地名师来校授课,其教学质量远近闻名,跻身于全县四大名校之一,故来自数十里外住校就读的就有100多人。

黄辟尘不仅热衷办学,对人才也是十分爱惜的,注重人才的培养。对家庭困难上不起学的,只要成绩优秀,黄辟尘都慷慨解囊,资助其完成学业。横巷东二里许有一村名吴家垈,有一家孩子叫吴鸣德,天资聪颖,成绩优异,但家中贫困,很难供他求学深造,黄辟尘承担了该孩子求学的一切费用,将他培养到大学毕业,后来分配到上海大来轮船公司做经理。像这样受过黄辟尘资助的还有丁雨庭、封德广、袁维强(抗战时任新四军区长)、陈步穉(后任国民党驻守石家庄坦克兵团司令)、丁长生(后任国民党师长,淮海战役中被俘)等等。

1922年,黄辟尘应江苏省议会会长徐果人之邀,任省议会秘书长,赞襄议政,协调纷争,颇多建树。其间有一件事虽未成功,仍值得一记。泰兴位于江苏省中部,濒临长江,交通便利,省议会根据黄辟尘的提请,决定在泰兴县设置颇具规模的铁工厂,为发展相邻各县农工业奠定基础。后因城(泰兴)黄(黄桥)二地互争厂址,拖延难决,适逢苏浙齐鲁战起,经费他移,功败垂成,乡人同声惋惜。

黄辟尘从事红十字会慈善工作长达二十年之久,这也是他一生中对社会的一大贡献。

1921年,黄辟尘征得国家红十字会同意,设立黄桥红十字分会,会员200多人,黄辟尘任会长。红十字会经费来源由会员私人筹集,办理义诊、放粥、急赈等救济事项。皖直战争后,继以直奉之战。战火蔓延,及于江苏,人民流离失所,惨不堪言。黄辟尘一面呼吁停息战争,一面救济苦难。1931年,长江大水,运淮堤防溃决成灾,黄辟尘提请各省红十字会筹款赈济。同年,马迹山湖水泛滥成灾,黄辟尘代表江苏红十字会前往急赈。1932年,淞沪抗战起,承泰县韩紫石声援,黄辟尘联系苏北各地分会,设立难民收容所。1934年,江西发生特大水灾,黄辟尘与东南各省分会会长携粮款前往江西施赈,先后留寓南昌达一年之久。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京沪均遭涉及,江南难民扶老携幼,迁避苏北者逾百万人。由黄辟尘主持的收容所先后收容难民二十万人以上。1939年,黄辟尘又去如皋赈济,等等。

经济地位往往决定政治立场。黄辟尘在政治上有几件事至今不能令世人所谅解。1923年,108庄农民抗征八大家的猪子捐,火烧震东市,黄辟尘、黄宝传等与泰兴知县翁燕翼串通一气,予以弹压。1927年春,泰兴地区在北伐军的带动下,打土豪,分田地,黄辟尘逃亡上海。回泰后即组织如、泰、靖地方联防,指挥自卫团“清乡”。1930年,红十四军在如泰地区成立,黄辟尘策反红十四军别动队队长李吉根叛变。

但黄辟尘在政治上有他的另一面。1940年黄桥决战前夕,陈毅为了从政治上争取主动,多次与黄辟尘交谈,讲统一战线一致抗日的道理,并请黄辟尘出面做工作,调解讲和,消除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与新四军之间的矛盾,互不侵犯,团结起来一致抗日。黄辟尘表示愿意帮忙,避免同室操戈,自相残杀。黄辟尘先后给前江苏省主席韩国钧,苏皖游击总指挥李明扬,时任江苏省省主席韩德勤,江苏省最高军队长官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写信,并联合地方士绅致电致函,陈述顾全大局,民众安危,地方利害。黄桥决战最后取得的胜利,与黄辟尘及诸士绅的努力不无关系。由此可见,黄辟尘还是爱国的,在黄桥决战中还是有功的。

1941年,黄辟尘听说共产党有人正在对他进行暗中察访,心中感到不踏实,便赴上海居住。南京汪伪政府得知消息后,派高级头目周佛海,专程到上海邀请他担任江苏省政府主席。黄辟尘推说身体有病。周佛海命令上海市政府派一专车并派专人服侍,并一再叮嘱黄辟尘,病逾即赴任,汪精卫特虚席以待。黄辟尘其实本无病,不肯赴任是不肯背一个汉奸的骂名,推说有病,想伺机到香港去,但有人监视,再也走不了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一急,真的旧病复发了。过去在横巷得病时,一位友人名医张新三,医道很高明,所以治好了。但嘱咐今后大便不可发黑,一旦大便发黑便无法可治了。大便发黑了,送往同济医院救治,病情日重一日,不久便逝去,享年55岁。

黄辟尘生有一子,名宗光,后定居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