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端午节思外婆

阅读数:434    本文字数:1042

□张琳琳

又到一年端午时,我思念的情愫又控制不住地疯长。

106年前的农历四月十七,我的外婆出生在如皋城西之三里的冒庄村,后嫁到我外公家所在的何堡村,两村同属西乡。我记忆中的外婆,是从外婆家墙上的一张老照片开始的:照片是黑白的,照片中外婆抱着襁褓中的我表哥,边上是我妈妈,后面是我舅舅、舅妈。按时间推算那时候的外婆60岁左右。

我上小学后,由于外婆家比我家离学校要近一些,为了方便我上下学,我就寄居在外婆家,一直到我初中毕业。

外婆待人和善,她是村里我所知的最高寿的老人,终年97岁。外婆的高寿,应该是因为她心情开朗,偶尔喝点小酒。外婆共育有8子3女,但抗战期间出生的4个男孩子均相继夭折。外婆的子嗣不少,五世同堂。曾经有一年,堂兄弟姐妹想一起聚聚,但意外未能成行,错过了一个大家族的盛会,直到外婆终了西去。

外婆总体说来是幸福的。外婆的离去,冥冥中是注定的。2010年端午节前夕,外婆患上急性阑尾炎,如果是稍微年轻一点做个手术就能够康复了,可是她已经97岁高龄了啊。医院不敢做手术只能让外婆回家。在南京定居的表哥得知消息后赶回老家。到家后,外婆已经神智不是很清楚了。我看着躺在堂屋的外婆,再也没有以往的笑容了,不过她还能分得清她最疼爱的孙子回来了,毕竟表哥也是外婆一手带大的。我一直在外婆身边给她喂水喂食物,给她擦身,给她剪指甲,和她说话,她一直迷迷糊糊地回应我的话……但外婆还是没有能再留恋这个她生活了近百年的地方,在一个每年对她来说都十分忙碌的时节里,在我表哥的怀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自那年起,再也吃不到外婆包的粽子了,再好的粽子也不如外婆包的香甜。我是在外婆浓浓的爱和粽香中长大的。外婆是包粽子的好手,粽子好看又结实,每年的端午节前夕,都会有好些人家请她去包粽子。外婆总是乐此不疲地四处奔波忙着包粽子。每次来我家包粽子,我都喜欢搬个板凳,坐在她身边目不转睛地看包粽子。外婆包粽子的模样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每逢端午节,我想外婆了就会买个粽子,一个人边吃边回味,我永远都不能抱着她,听她的笑声了……每每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喷涌而出。

外婆离开的那一天正好是端午节,这可能也是让子孙后代永远都记住她吧!从那以后,每一个端午节的香甜味变成了苦涩味。今年端午节,我又一次来到外婆的墓前,放上随手采来的野花和几样外婆爱吃的东西,跪下来,用小毛巾一遍遍地擦拭着墓碑,一次次抚摸着墓碑上外婆微笑的照片,我的脸不知怎么的又湿了,说好了不哭的,可还是无法控制…… 

又到一年端午时,我的端午节和别人不一样,更多了一份厚重的回忆和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