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州来文苑
2019年06月12日

一棵老杏树

   本文字数:955

□ 胡仲昌

提起这棵老杏树,这是我后院的二奶奶在40多年前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1949年端午节的前一天。

那天,二奶奶站在廊檐下的石板地上,抬头望望天井,说:“明天,双虎又要来了。”

在每年的端午节,杏子熟了的时候,天一下雨,双虎从山里准会来的,二奶奶满有把握地说:“8年了,他年年都是这样。”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端午节这一天,双虎真的从山上下来了,这位看上去约三十四、五岁的壮实汉子,一身灰色的土装,腰间挎着驳壳枪,戴着一顶斗笠,右手提着一只沉甸甸的竹篮,竹篮上面还盖着一层新鲜的杏叶。

二奶奶迎住双虎,伸手接过竹篮,瞧瞧双虎被雨水淋得半湿的衣褂说:“下这么大的雨,你还过来。”

双虎在我二奶奶面前站定,憨厚地笑笑说:“大娘,下雨山上没事,才有空过来。”说着,他摘下头上的斗笠,靠在了门口的墙边。

二奶奶给双虎倒了一碗热茶,又从锅里拿了几个热粽,放在石桌上,便和双虎坐在廊檐下的竹椅子上谈了起来。

二奶奶不住地问双虎二爷爷生前的同志怎样,还有二爷爷坟上的黄土会不会被雨水冲掉,山上的野猪会不会把周围的石块拱塌,土匪常常出来祸害百姓等。

双虎一边细细地呷着茶,一边频频地回答着二奶奶,他没有给二奶奶带来任何不好的讯息。

听二奶奶曾经说过,双虎老家在大别山,17岁就参加了红军,1935年冬天,被党组织派到这个地方开展地下工作,为了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同我二爷爷一起,在山里面,他们明的是看山,实际上为我党做了许多的工作,后来,我二爷爷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当地土匪杀害了。这一晃就是8年,每到端午节,山里的杏子熟了的时候,双虎站在二爷爷的坟边,可以摘下树上的杏子。二奶奶还说:“二爷爷坟边有两棵杏树,一棵是金灿灿的麦黄杏,另一棵是清香爽口的桃杏。”双虎每年端午节送来的都是麦黄杏。

1982年端午节,我二奶奶病故,次日上午,正当我父亲和院子里的叔叔伯伯们在一起商量如何把二奶奶送上山时,双虎来了,手里提着一只沉甸甸的竹篮,竹篮上面依旧盖着一层新鲜的杏叶。

我父亲迎了上去,接过双虎手里的竹篮,把盖在竹篮上的杏叶拿掉一看,是一篮清香可口的桃杏。

没过几年,年已8旬的双虎离开了人世,我去为他送葬的那一天,正巧是端午节,看到我二爷爷坟边的那棵老杏树仍然挂满了金灿灿的果子。

2013年的秋天,由于当地开发建设,我二爷爷、二奶奶,以及双虎的坟只好被迁走,那棵已有70多年的老杏树,也没有幸免。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