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7月02日

那年七一偶遇红军爷爷

阅读数:531  本文字数:1057

李仙云

那年七一,父亲用轮椅推着我去参观西安杨虎城纪念馆。依稀记得展厅的电视上正播放当天的新闻,看到党旗的一刻,一位精神矍铄、气宇不凡的古稀老人,立刻一脸肃穆,对着党旗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我像注视英雄般望着老人,父亲也是充满敬意主动地向老人问好。

老人转身的一刻,慈祥而悲悯地看着我,轻声问父亲:“闺女多大了?”父亲说:“18岁了,本来该上高三了,这次来西安,就是给娃看病的。”老人轻声道:“哦,抓紧治疗,孩子还很年轻啊!真巧,我当年参加红军,也是18岁,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几十年就过去了。”老人看着我眉头轻蹙满脸愁容,他的眼神里尽是长者的疼惜与怜爱,接下来的参观中,他一路陪同我们,我也有幸聆听了这位“红军爷爷”的故事。

真是应了我们陕西人那句话“戏上就是世上”,以往在影视剧中看到的一幕,也是爷爷的亲身经历。爷爷是东北人,当年日本鬼子在东三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的父亲和兄长,都死于日本人枪下。母亲终日忧心忡忡,后听说堂哥是红军,在打日本鬼子,母亲就悄悄打探,让他跟随堂哥去参加红军。没想到,当年18岁的他,离开家乡和母亲竟是永别,母亲后来也被日本人杀害了。得知这个消息时,他已跟随大部队到了延安革命圣地。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爷爷给我讲那“惊心动魄”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当年在长征途中,他和堂哥在一个连队,行程极为艰难险阻,不断地遇到敌人的围追堵截,粮食匮乏,他们经常被饿得头晕眼花。他当年正值风华正茂,食量也大,堂哥经常把自己少之又少的口粮省下来,分一点给他。身边每天都有倒下来的战友,不是负伤身亡就是被活活饿死。最让爷爷伤心的是,在一次战斗中,堂哥一把推开他,一颗子弹打进了堂哥的胸膛,堂哥牺牲时才29岁。后来的很多年,他都像照顾母亲一样照顾堂嫂和他们的一对儿女。

记得那天观看展览结束,将要步出大门时,门口停着一辆轿车,立刻有两位军官跑步上前,对着爷爷毕恭毕敬敬礼道:“首长好!”那一刻,我惊得目瞪口呆。原来爷爷曾是西北某部军区副司令,他进入参观,着便装也不要警卫陪同,但他那经过战火洗礼的坚毅神态和熠熠生辉的“长征气场”,的确让我感到老人身上有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爷爷临上车与父亲握手的一刻,迅速塞给父亲500元,说是他一点微薄的心意,希望我能坚强地面对疾病。

望着爷爷的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父亲俯身蹲在我的轮椅边,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爸知道你心里苦,你看爷爷刚才讲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不管你以后的路会怎么样,我们也拿出那种斗志,好不好!只要精神不倒,什么都有希望。没事的,不管多难,爸都陪着你!”那一刻,我泪流满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