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7月02日

党员爷爷的火眼金睛

阅读数:315  本文字数:920

马海霞

我和大个子是大学同班同学又是老乡,大个子一直追了我四年,毕业前我俩才确定了恋爱关系。毕业后,大个子邀请了本地的同学去他家做客,我也在被邀请之列。到了他家后,我才了解到了他家里的一些情况:有个哥哥在美国留学,父母都是商人,而且生意做得很大,是不折不扣的有钱人。

我从小受到家庭熏陶,不是拜金女,而且我从骨子里喜欢贫寒家庭走出的孩子,通过自己努力打拼赢得未来。那时我和大个子的感情还不深厚,我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他富裕的家庭让我望而却步。

回到家我和父母谈起此事,母亲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理由是:门不当户不对,将来不单我要被婆家瞧不起,就连父母也会被歧视。母亲还搬出隔壁二大娘的“悲惨”境遇来证明她的观点。二大娘家的姐姐是某国企的普通职工,老公是名医生,公婆家境尚佳,甩她家好几条街,二大娘每次去女儿家,亲家母都不给她好脸色。母亲说,她和父亲虽然穷,但他们的自尊不穷,所以她坚决反对我继续和大个子交往。

父亲也不支持此事,他说有钱人家的孩子多是纨绔子弟,他希望我找个普通家庭的孩子,靠双手勤劳致富,只要吃苦有头脑,日子不愁过不好。

我纠结了好几天,还是下不了狠心甩掉大个子。爷爷是个老党员,见我闷闷不乐,找我谈心。他看了大个子的照片,又问我,和他交朋友是不是看上了他的家庭,见我摇头后又问,他大学四年人品咋样,我回答,就是看上他人好才答应做他女朋友的。

爷爷又问我,他是对我一个人好还是对所有人都好。我说,他对谁都是一副热心肠,同学四年,同学们都不知道他家庭那么好,他平时很低调,经常把生活费借给家庭困难的同学。

爷爷一听,大个子是党员,又追问我,觉得大个子的党员名副其实吧。我知道爷爷心里想的啥,我告诉爷爷,可以放一百个心,大个子的的确确是靠个人努力进步争取到的名额,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爷爷听完后,替我拍板:此人可以交往。

和大个子结婚十几年,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公婆生意遭遇滑铁卢,家庭负债,房子车子都卖掉还债,还欠了一屁股债,但大个子还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阳光大男孩,即使兜里只剩几十元,遇到有人需要帮助,也会毫不犹豫地掏出来。经过几年的打拼,我们替公婆还清了欠款,现在家里的经济也稍微好点了。爷爷说,他没看错人,大个子是党员,人品和能力都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