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阅读数:368    本文字数:905

□赵宏建

 

暑假里,晴朗的中午,我独自一人去海边临堤而靠,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海子的诗集。风轻柔地吹来,微微地带着一阵咸咸的气息。太阳暖融融的,像一双嫩嫩的小手轻柔地抚摩我的面庞,我禁不住合上眼睛,好舒服好舒服!耳边听着海岸的拍击,神清气爽心思荡漾的我,仿佛已进入到了全新的境界,待我慢慢地启开双眼,看到帆船在水天茫茫处独自摇曳,沙上有群鸟足迹,轻盈的、沉重的、恍惚的、庄严的,如隶书、如狂草、如岩画、或若断断续续的朦胧诗。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黄黑相间的蟹慢慢地从一个沙洞里爬出来,迅速敏捷地附在礁石的底下,宛如一个听话的孩子,好看极了!我惊喜地站起身,走上前去,那孩子似的蟹竟迅速地溜回家里去了。想必是去告诉它的父母有人欺负他。我怅然了很久,好难过好后悔。为什么要惊动它呢?

记得有位朋友,曾捉到一只蟹,用钳子夹掉它的两个大脚,将它放进海水玻璃缸中。那只蟹很大,可那时身不由己,它只是从缸的这头爬到那头,不停地眨着眼睛,吐着泡沫。直到第三天,它才附着缸的边缘,慢慢静下来,看上去好可怜。

一次师范时的同学二十年聚会,在小洋口沙滩上,一只蟹从我的脚边爬过,我随即蹲下来,用手轻轻地捉住,用塑料袋装好,带回家放在水缸里,又去买了一个玻璃缸。可等我回家的时候,它竟然自己爬出水缸,钻到我的洗脸盆中,静静趴在那里。

前年夏天,我和笔友去北戴河的海边。在细软的沙滩上,我们缓缓前行,突然不知从哪个礁石中钻出一只巨大的蟹,它停在我的眼前,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它,它也瞪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我,任凭海浪的拍击。那时刻真的静极了,海滩上的人们,尤其是年轻的情侣见到这情景都惊奇地欢呼:呀!这真是太奇妙了!又似赞美我和蟹的静默。笔友赶紧伸手去捉,正待捉它的那一瞬,它突然眨了一下眼睛跑了。我生气地嗔怪说:“就是你,不然怎么会跑呢?它怕被你逮住,怕你用钳子夹掉它的双脚。”我不禁又想起了躺在洗脸盆中的那只小蟹,它好深沉好深沉。当时它在那里静悟什么呢?

我静静地靠在堤坝上,再次合上眼睛。

不知为啥,我心中有个小小的期盼,希望刚才逃回家的那只蟹能够再次走出它的家门,我绝不再惊动它,更不会伤害它,我希望当我一睁开眼睛它就会在我眼前,就在那礁石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