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张爱萍的如皋情缘(二)

阅读数:163    本文字数:1635

□浦文海

 

三、参战

建军前,何军长率领部队与敌人进行了四次较量,张爱萍参与其中。一是知己知彼巧应对。何军长一行刚到如皋不久,正逢国民党通如泰靖5县“剿共”总指挥李长江亲临如皋西乡实行所谓第一期“剿共”。他们于2月24日从如皋城出发,分头向顾家庄、横家埭、西来庵、季家市等地进犯。何军长采取避其锋芒,后发制人的战术,让李长江部折腾骚扰了6天,未能找到红军,于3月2日狼狈回城。二是攻打长安市。何军长对部队作了动员,并由中共如皋县委组织群众参战。天将黑,何军长带领部队从戈家堡一带出发,夜半进入阵地,从东南西三面包围了长安市,以军长的哨音为号令发起进攻。战斗刚开始,驻长安市的国民党军队连衣服也来不及穿,就落荒而逃。张爱萍所在的小队一枪未发,连敌人什么模样都没看到,战斗就结束了。红军顺利攻进据点,收缴了部分枪支和子弹。天亮撤退时,发动当地群众进据点分了地主大户的财物。三是攻打卢家庄。3月23日晚,何军长率领二支队和赤卫军将卢家庄团团包围。24日凌晨3时,红军土炮突然巨响,将庄园南铁冠园炮楼轰坍。随后,庄外杀声骤起,庄内火光冲天,内外夹攻,战斗很快结束,全歼保安团60余人,但不见卢家庄地主的踪影。何军长下令封锁要道,挨户搜查,在庄西空处破窑附近,一举将卢松庭、卢雨轩、卢祝山、卢德尊、卢德纲、卢子寻、卢肇龙7个恶霸地主捕获。根据当地群众的要求,何军长下令将他们就地枪决。四是攻打西来庵。3月30日,何军长带领红军攻打如靖边界的西来庵,仅用十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全歼敌保卫分团,将保卫分团团部烧毁。

红十四军的诞生和战斗行动,中共中央报刊上及时作了报道。张爱萍在这几次行动中表现突出,被提升为中队长。1930年4月3日,在如皋西南贲家巷举行的红十四军建军大会上,担任中队长没几天的张爱萍被任命为第二大队大队长。

召开建军大会的当天晚上,第二支队一举攻克贲家巷北6公里处的小蒋家埭反动地主据点,摧毁全部碉堡,缴获了一部分武器弹药,胜利地返回了驻地。

红十四军的组建,使敌人感到一种灭顶之灾的到来。南京国民党当局加紧调兵遣将,限期对红十四军进行“清剿”。国民党省政府专门召开会议,任命省督察总队队长李长江为通海崇启如靖泰泰东九县临时“剿共”总指挥官,限一个月内肃清。面对敌军的强大压力,红十四军军部由江安许家庄转移到卢港以北靠夏堡很近的新区鞠家厦庄,驻鞠厦小学。

老户庄位于如皋东西两块游击区之间的磨头,拔掉这个据点,就能使两个游击区连接起来,便于统一行动,有利于发展根据地。但是,该庄四面围墙高耸,碉堡林立,三面绕河,只有东边一条通路,易守难攻。

根据何军长的部署:三大队配合赤卫队从西边佯攻,负责打援;一大队从东面进攻;张爱萍率领的二大队在一大队左侧,从庄的东南角渡河,直取保安团团部。夜12时许,刚接近河沿,敌人发现我部队,首先开了火,我方各进攻部队迅即开火,双方打得异常激烈。由于水深火力猛,几次渡河未成,张爱萍命令暂时撤出河边。这时,二支队政委黎昌圣赶到前沿阵地,告诉张爱萍,一大队那边攻了三四次,也没能攻上去,大队长老戈(朱松寿)负了重伤,何军长决定把二三大队调到一大队方向主攻。国民党军队拼死抵抗,用重机枪扫射,红军前赴后继、勇猛向前,迅速占领庄东头的晒谷场,再冲过几十米的一段开阔地,老户庄就可以攻下来。何军长果敢地登上张爱萍的肩膀,以草堆做掩护,用手提机枪压住敌人的炮火,掩护红军冲锋。敌人的炮火虽被压了下去,但何军长不幸左胸中弹,鲜血直流,还大声呼喊:“冲啊!一定要拿下老户庄……”这时天已大亮,驻吴窑、石庄的国民党军队赶来增援,我军被迫撤出战斗。

张爱萍带领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把军长抢下阵地。何军长因伤势过重而牺牲,年仅32岁。张爱萍和当地党组织连夜到庙里派人想办法找来一口大棺材,很秘密地把何军长安葬在西燕庄的东大荒场。

红十四军的抗敌壮举,震撼了苏北大地。张爱萍作《红十四军》诗中写道:“闯过重重关渡险,通如靖泰首揭竿。工农暴动今作主,枪杆紧握掌政权。围攻白狗老户庄,忙打土豪又分田。红十四军挥铁臂,苏北惊雷震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