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英伦来鸿——《北平笺谱》“旅”英源流考

阅读数:229    本文字数:1090

□曹然

苇航兄:

鲁迅、郑振铎编《北平笺谱》精妙绝伦,为中国印刷艺术之丰碑,这是人所共知的。此书民国时初版及再版共二百套,如今存世者无几。最近,我突然在杜伦大学图书馆发现一套《北平笺谱》,系再版本第八十九号。旁边另有鲁迅、郑振铎合编《十竹斋笺谱》初版毛边本第一百二十号。如此珍稀文献,居然未见著录,不能不与你分享。

据《鲁迅日记》,他曾将《北平笺谱》赠送给世界各国的图书馆及海外友人。在1934年1月11日致郑振铎信中,鲁迅说“将分寄各国图书馆(除法西之意,德,及自以为绅士之英)”;2月9日他又写道“英国亦可送给,以见并无偏心”。可知鲁迅至少送了一套北平笺谱到英国。

但是,鲁迅曾明确记录他将书寄给日本友人(1934年2月27日致增田涉信、3月17日致山本初枝信)、寄给巴黎和纽约的图书馆(1934年3月5日日记、3月10日致郑振铎信)、寄给俄国友人(1934年1月11日致郑振铎信),却未提到他送给了哪家英国图书馆。

查海外数据库,目前可考的欧美收藏原版《北平笺谱》的机构只有纽约公共图书馆和巴黎国家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说他们所存《北平笺谱》有编者亲笔签名,这是初版本的特征;巴黎国家图书馆则记载他们的《北平笺谱》是1934年再版本,与杜伦所藏的第八十九号为同一批次。对照鲁迅日记,上述两套《北平笺谱》显系鲁迅亲赠。

杜伦所藏应该是西方世界留存的第三套《北平笺谱》。但如果这套《北平笺谱》是鲁迅或郑振铎直接赠与英国方面的,他们直接赠送的对象更可能是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今亚非学院)、剑桥大学或牛津大学。

杜伦大规模搜罗中文藏书始于1950年代,承接了不少亚非学院和牛津处理剩余的图书,其中不乏签名本和古籍。这套《北平笺谱》并无上述机构收藏的痕迹。不过,杜伦东方研究院前院长司马麟对我说,杜伦藏老舍签名本也是亚非学院的旧物,上面就没有亚非藏章。《北平笺谱》上也没有杜伦大学的藏章,或许因为原来另附有记录馆藏信息的单页,但已丢失。总之不能因为无痕迹就排除其来自其他机构的可能性。

此书也可能来自私人渠道。杜伦图书馆藏民国文献,主要有两个私人来源:韦利和耶茨。两人都是上世纪英国著名汉学家,二人留给杜伦的藏书都没有编制目录。

杜伦藏《十竹斋笺谱》能为我们提供一些信息。该书内页的钢印显示它于1956年3月19日入藏杜伦,《北平笺谱》或与之同时到达。亚非学院等机构当时正在向杜伦赠书,前述老舍签名本也是1956年来到杜伦;而杜伦大批购入耶茨藏书是在1957年底耶茨去世之后。因此,这套《北平笺谱》更有可能是鲁迅、郑振铎赠予某英国汉学机构,然后由之转赠杜伦的。

不管此书是鲁迅亲赠还是耶茨购买,都是流传有序。能在英格兰东北小镇发现如此珍贵的中国文献,真令人兴奋不已。

 

         幼文

2019年4月,于杜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