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19年09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A03:海上风
2019年09月20日

祖孙三代凤凰情

   本文字数:1796

文/姜雄心

“敝帚自珍”这成语用在我家的凤凰自行车上是极为贴切的。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凤凰18自行车是可与当下的宝马相媲美的。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自行车要凭票供应。

1986年1月,我以170.5元在金山县五金交电公司买了辆凤凰18。

从干溪街西首的家赶往干溪街东面的单位,正好要经过整条主街。骑凤凰18的我,可说是一路威风:车铃打得震天响,一骑绝尘,一路“吸睛”,赚足路人眼球。凤凰18的特点是车身轻、车速快。因此,在离办公室尚有一段距离时,我先是猛蹬几下,待车子高速转动后,迅即一个潇洒的鹞子翻身,让右脚先离开脚踏板并紧靠在左脚旁,直立的身体与车辆形成一定的倾斜角度,一路趟车到办公楼前才下地,端的是姿势优美,风光无限!

凤凰车在手,生活也似乎变得更滋润了。日常出行,是孩子坐三脚架上,妻子坐书包架上。这种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出行模式,在当时可称得上是“标配”。如需外出,骑车便是绝好的选择。因那时公共交通不像当下发达,线路、班次少不说,关键是晚上6点以后,公交就停运了。况且,当时又没有出租车。记得那年我们到新农乡下去喝妻子幼师同学的结婚酒时,就是骑车去的。喝好喜酒后,晚上十点才冒着风雪骑回家。若是坐车去,肯定是喜酒还没喝就要走人了。

凤凰车还曾解了我家的燃眉之急。有个冬天的下午,我刚从县教师进修学校参加教研活动骑车回家,母亲却让我马上赶紧再去朱泾。因为在青海工作的亲戚到家,干巷肉店早已打烊,买肉须到朱泾去。于是我气都没喘,立马疾行而去。因赶时间而拼命骑,几乎消耗掉了所有的力气,因此返程时脚就软绵绵地蹬不下去。恰巧前面有辆装煤的拖拉机,我就咬牙猛蹬一下蹿了上去,右手抓住拖拉机后的铁杆,由此借力了好长一段路。多亏了凤凰车,让我赶在晚饭前回了家。如果坐公共汽车的话,是肯定来不及的。母亲在笑吟吟地接过肉后,却惊奇地盯着我的脸问道“你的右脸怎么变黑了?”原来那拖拉机上被风扬起的煤灰都黏上了我满是汗水的右脸,便变成济公似的阴阳脸,令人忍俊不禁。

凤凰车不仅方便了生活,还让我有机会做了好人好事呢。那是1986年仲夏的一个傍晚,我与妻儿一起逛马路,享受着三人世界的快乐。此时,从张堰方向走来一位老大娘,劈头就问我们:“现在几点了?”原来她是吕巷国强人,平时难得出门,从亲戚家回来到张堰转车时误以为末班车已开走,便只能沿马路走回家。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一股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于是我就用这辆车将她送回了家。

当然,这辆凤凰车的基本功能或者说用的最多的还是接送孩子。我特地买了个小坐椅放在三脚架上,为保护爱车,又用海绵把小坐椅的架子包好,以免漆磨掉。寒来暑往,星转斗移,从接送他上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四年级,才算完成使命。之后,儿子还用这辆车学会了骑车。在家里使用液化气后,又是这辆车,担负起到吕巷液化气站换钢瓶的重任。对于爱车的我来说,自然又是一番精心准备:在书包架右边的支撑杆上,包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胶布!当我工作调到县教育局后,因从单位到车站距离很远,凤凰车又是“接驳”的不二选择。况且,在那时骑着凤凰车,耳朵里插着爱华随身听,还真是相当地拉风呢。

不同于自己及第二代是从一开始就喜欢凤凰车的,从小就坐惯小轿车的孙子,对凤凰车的态度却是经历了从“排斥”到“悦纳”的戏剧性过程。当时我在带他出去玩时,完全是按照“老黄历”,当到达公社桥的最高点后就猛踩几下,让它一路快速趟车下去。可不曾想从未经历过这种阵势的孙子,竟然吓得哇哇大哭。故而,之后再过此桥时,为避免他害怕,我总是下来推车。但在他稍长大点后,令人惊奇的是,他却主动要我从桥上快速冲下去,嘴里还连说“爽!”现在,每次上街前我问他“是坐车去还是乘自行车去”时,他总是兴奋地说“乘自行车”。未几,还不忘解释道“这样爽,我已经长大了,所以不害怕了!”

时光荏苒,三十多年似白驹过隙。现在,但凡到菜场超市或上街办事,我总是爱骑它。因为这样既运动健身还低碳环保,更是方便,不需为找停车位而烦恼。也曾有熟人打趣:“姜老师,你这辆车可以进博物馆了!”我只是微笑以对。即使它真的已然略显老态,韶华逝去,可我对它却有着“糟糠之妻不下堂”般的眷恋!毕竟,它已经无怨无悔地服务了我三十多年。何况,在同一辆凤凰车上,曾坐过我家的三代人。它与我家极有缘,我也已把它当成家庭的特殊一员。因此,即使它风光不再,可我还是从心底里感谢它:“‘老伙计’,谢谢你,陪伴我见证了祖国兴旺发达的历史进程;伴随我走过了人生中充满回忆的峥嵘岁月!”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