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19年10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州来文苑
2019年10月30日

母亲捎来暖心被

   本文字数:1324

刘兵

细算下来,我考学进省城后来在此安家立业已近八年,但在农村老家的母亲仍在担忧,隔三差五地打电话来“嘘寒问暖”,怕我热着冻着,怕我对这个热衷于辣味的大城市的食品吃不惯。问多了,我尽量掩饰住内心的不耐烦,有时纯属是敷衍应付,但母亲好像从没听出来,也从未去捕捉儿子不经意间流露出哪怕是一丁点诉求,她总是不遗余力地去满足。

今年,刚入夏的那天,母亲不合时宜的“问候电话”又至。当时公司正在开业务扩大会,老总、几位副总和业务精英研究如何进行市场的战略调整。看了来电显示,我拿着手机到走廊尽头去接,声音压得很低,先入为主地说:“妈,现在城里啥买不到啊!如果临时想起需要老家的特产,以后再告诉您。”母亲听了,一时语塞,最后估计又想了想,她小心翼翼地说:“兵娃,对了,老家特产的棉花要不,我到入冬前给你们备几床新棉被吧!”

因为要急于回会场,我随口应付道:“妈,也行。就算您准备好了,我平常工作特忙,一时半会也回不去。棉被这么大个体积的东西,您可千万别送。先搁着,到春节回家时,我放在小车后备箱里捎回来!”母亲这时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找到“麻烦”她的事了,如释重负,又仿佛意识到什么,接着说:“到时再看。兵娃,你是不是还有要紧事?我先挂了。”

当天下班回家,我把母亲打电话准备打新棉被的事跟妻子当笑谈。妻子摇着头,似有所悟,说:天下母亲对做所有与儿子有关的事绝对是认真的。别看现在天气这么暖和,可能你觉得准备厚实的棉被有些不可思议,但母亲却不这么认为。以后接她的电话,你不要再提,免得产生你在“催”的错觉,只当是淡忘,省得爸妈又为我们忙活啊!

转眼之间,天气已转凉,气温越来越低,到处弥漫着阵阵寒意。形同往常,妻子开始为我和儿子安然过冬做各种准备,抽空跑商场或在网上挑选新款冬装和时兴被褥。

就在那一天,我突然接到村里跑货运车吴二叔的电话。他说,你妈特地捎来一大堆“好东西”,体积超大,不方便取,我直接把车开进你所在的小区吧。他还开玩笑地说,都是一个村的,捎带一下,“物流费”就免了。要是时间还早,我就在你家蹭酒喝。

我们把母亲捎来的两个大包裹“吭哧吭哧”地扛上楼,一一打开后,发现果真是家乡的“宝贝”:一满泡沫盒小龙虾,两床约摸十斤重的棉被和一床八斤重的单人棉被,另配了土布被罩和床单。两床棉被用塑料编织布包着,估计是怕把新棉絮捆坏了,绳子打得不紧。妻子急不可待地打开棉被,那被子蓬松柔软,还似乎散发出暖暖的阳光味道。

那一刻,妻子眼眶红了,流出感动的泪水。我也被母爱深深震撼。

二叔很健谈,喝了一杯给他备的好酒,话也开始变多起来:“今年政府帮助扶贫,村民的脑子也变得活泛起来,直接把池塘里养的水产品往省城网上的收购点里送,我返乡干起了‘物流’。你妈托的这个‘特快专递’,是这趟最大的个人物件。听你爸说,你妈在土地流转后,特意留了一块地专门种棉花。施肥,除草,精心伺候,一朵一朵地细心采摘,晒了好多天,再请村里最好的弹棉匠赶着打出来。我敢说,就算省城里啥都买得到,但这么厚实精加工的棉絮被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母爱深沉,含而不露,倾情付出,不图回报。那一刻,抚摸着柔软温暖的棉絮被褥,我心潮澎拜,含泪拿起手机,颤抖地拨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由衷地向远在家乡为儿操劳的父母表达谢意。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