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19年10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州来文苑
2019年10月30日

青春在前沉默在后

   本文字数:1151

石泽丰

这次搬家,在整理过去的东西时,翻出了一张二十年前的照片。那时,我在上中专。我和我的同学们在操场上,前排蹲着,中间一排站在地上,后面一排在凳子上,共二十个人。我们看着镜头,在柯达胶卷上成像,把青春定格在一张相纸上。

二十年过去了,照片四周有些发黄,但同学们清纯的容貌依然看得出。我站在后排,装出一幅成熟的样子,那种正儿八经的站姿,现在看上去,都让人感到发笑。前排蹲着六个女生,她们都很靓丽。当我把这张照片传到同学微信群里时,群里一下子沸腾起来。有个同学说:“你还有这照片?”显然,他已经把这件事忘了,忘了我们曾经在一起打过一场篮球。照片为证,被晒了出来,他内心有些不平静,当即努力回忆着过去……包括我,还有我们。他尔后感叹:那个年代的青春,满满的回忆。蹲在前排的一个女同学接过话:“太多的回忆!”且发出一个偷笑的表情,说自己现在已是老太婆啦。

在时间的面前,谁人能敌?只能说,那时正值青春,我们年轻过,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过,骨子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无所畏惧,为班级争光,我们兴奋不已。我们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们把梦和诗交给远方,我们把对女同学的好感埋藏在心里,让它在内心灼热。这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代印记,也是烙在我们青春上的印记。

不知是谁最先说出来:我们要毕业了。直到今天,我都想不起来。感觉分手来得太突然,我们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就要按照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的毕业方向,打包回乡了。一时间,似乎有太多的话要说,觉得说上几天几夜都不会说完,所以我们搞了个毕业聚餐。我们喝酒,平时不会喝的,那晚也端起了酒杯,要求给自己斟满。一盅接着一盅,一切不用说了,都在这酒盅里,脱口而出的就一个字:“干!”喝着喝着,女生们抱头痛哭起来,把留恋、不舍倾泻而出。顿时,男生们的心也软了,化作泪两行。

风从来不会停下来的,我们再多的难舍难分也挡不住毕业季。在告别仪式后,我们要面对新的群体,因生活和工作。走入新的生活环境,过去的一切慢慢地向后退去,我们带着任性、带着看不惯就要说出来的品行,用棱角触碰社会。一次次触碰,一次次被磨平,渐渐地,人变得沉默起来,不苟言笑。人,是不是由此走向成熟?我不敢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成熟起来的人就开始沉默了,有意无意把一些话藏匿起来,压到心底去,把一切交由行动去说明。

我想到我们村有一位老村医,他行医数十年,开过不计其数的处方,医治过方圆几十公里的周边群众,从不计较个人的报酬,许多人纷纷慕名而来。在我的印象中,老村医总是沉默着,有一次,我问其原因,他说:“我开出的每一张处方就是我要说的话。”顷刻间,我对他肃然起敬起来。从青春走来的我,现已两鬓白发,满脸沧桑。孔子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就是我们走过青春之后,应该要走的路吧。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