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立冬接秋凉

李志胜

立冬节气,一直与我脑海里浮现的一幅图画隐约相连:散发着湿软、好闻气息的黄土墙根下,冬闲的农人仨仨俩俩,偎坐、静默、晒暖、唠嗑,几只鸡仔迈着碎步,小尖嘴时不时叨一口地上的阳光,时间在这一刻真正地慢下来,似是有一根银针落到地上,都能够溅起悦耳的清音。

不远处,一群玩“挑兵点将”游戏的孩子,站成两排,挽臂携手,相向而立。只见双方的“司令”一递一句地高喊:“野鸡翎”“砍大刀”“你的人马管我挑”“你挑谁”“我挑ⅩⅩⅩ个老菜包”……被挑者往往是对方队伍中体格较弱的人员,这时,他就会奋不顾身地向对方队伍薄弱环节撞去,若撞开,则将缺口处两人中的一个拉回本队,若进攻失败,自己就成为了“俘虏”,续在被撞处。然后,双方变更攻守关系,直到把一方的“司令”孤立起来,再重新组队攻守。

与“挑兵点将”游戏相近的,还有“杀羊羔”游戏。即若干人在一大点的孩子庇护下,一个人牵着一个人身后的衣裳,排成一队为“羊”;另一人随便走动,寻找机会,尽力抓住队列中的任何一个人。抓住后他就可以进队,而由被抓者继续抓人。

早年的乡村生活,温馨而令人回忆不倦。脑海里重现昔日的画面时,我正从微信朋友圈的“同题诗赛”中抽身——“小雨霏霏始微寒/落水荷塘渐枯败/秋风吹尽宵寒/万物收藏内敛/清霜冷聚裯/红叶满阶丘/横扫西风去/黄叶不负秋”。而我自己,仿佛就是一位早年那“挑兵点将”或玩“杀羊羔”游戏的逃兵,心头悄燃一缕清香,安觅一片欣然,静等着时下这一场冬……

冬,乃终了的意思,有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的含意。立,建始也。所以国人又把立冬作为一年冬季的开始。过去,我国是个农耕社会,人们劳动了一年,就利用“立冬”这一天好好休息,顺便也慰劳一下家人。古时此日,天子还有出郊迎冬之礼,并有赐群臣冬衣、矜恤孤寡之制。后世大体相同。

具体到寻常百姓,大人们常借此机给孩子做些新棉衣、新棉袄,一来好过冬御寒,二来让不习女红的姑娘家趁机也“练练手”,以免将来出嫁后“讨婆家烦”。我老家民间至今还流传有“做小袄”的歌谣:“一件小袄正挡寒,准备拆洗这两年,拆了三百六十块,请个能人做上来。请来金姐纳绒线,绒线纳了三斤半,大襟上插了个八百朝阳,里襟上插了尖翅凤凰,袖头上插了青蛙戏水,胳膊上插了扯手鸳鸯。缝袖缝的天河流水,袄领上插的王母娘娘,缝扣缝的李公李母,做完我儿穿上,上到天堂金殿上,又管阴来又管阳。”

天冷了,寻常百姓家还有“立冬补冬”的习俗。全家人围坐在小火炉旁,就着“一堂春”,缺啥补啥,其乐融融。元·忽思慧《饮膳正要》曰:“冬气寒,宜食黍以热性治其寒。”就是说,少食生冷,但也不宜燥热,要有的放矢地食用一些滋阴潜阳、热量较高的膳食,同时可多吃些新鲜蔬菜,以免维生素缺乏。2000年前后,我曾写过一篇《天凉多食“白”》的养生文章,引导“三压”渐高的人们,通过多吃白菜、萝卜、冬瓜、莲藕、山药等“白色食物”,补肺防燥,调理肌体。文章发表后,反响挺好。

立冬节气后,水始冰,地始冻,像野鸡一类的大鸟也不多见了。但是“闻时令而动”的土地耕种、管理,抢时争势,不敢懈怠。“立了冬,快出葱”“立冬白菜肥”“冬水透,麦苗厚”等民间谚语,就是对立冬农事活动最好的概括和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