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月亮走 我也走

王祥丽

下班后赶着回家,熬了小米粥,被告知老爸血糖高也不能喝,只好煮了碗鸡蛋面条,去赶公交车送到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区去。

立冬后,天早黑下来,华灯早上,沿街人不多,车辆也过了下班的晚高峰。公交站台稀稀拉拉几个人,看来都是赶晚最后7点的那班公交车的。天气微寒,人还不至于瑟瑟发抖,路人和站台上的人也竖起衣服的高领挡风。

这样的夜色甚至于不能称之为夜色,天还早,每次都是匆匆而过,不会站在大街上细细打量。现在站在公交站台等车,一下子有了静下来左右看看的时间了。

华灯的光彩晕开来,整条街都是那种半透明的黄亮。我抬眼望见对面楼上正有一轮圆月,在云层影影绰绰,一会儿的功夫,穿过云层向大地洒下清辉。你不抬头看,断然感受不到的,街灯的光辉,早把月亮的清辉浸染透了。我定睛看着月亮,心中的情绪似有还无,前半生那些经历,几经崩溃,现在都了无波澜,自己的故事,自以为惊天动地,对他人而言,不过就是个故事。所以我宁愿闭嘴,按部就班,扛下所谓的人生。月亮也未能引发我的情绪,多情不起来了。我老了,岁月早打造了一副铠甲,披挂在我的身上。

公交车来了,赶紧上去,没有几个人,捡个临窗的位置坐着,还眼巴巴的望着月亮,月亮更圆更亮,随着车轮滚动,好像跟着我走。

脑海里浮想起量子理论说的,如果你不看月亮,月亮就不存在。这太诡异了,我无法理解,我试图弄明白,试图劝说自己,想一下,当人们听说地球是圆的的时候,不是一样难以理解吗,不能拒绝接受科学真相。自己极尽全力的想,又似乎想的通,今夜如果我没有观察过月亮,只是忙于乘车,这个又大又圆的月亮,对我来说,真的不在我的主观世界。比如这些路人,行色匆匆,没有谁正像我现在这么思索,盯着月亮努力地想着,不着边际,那么对于这些路人来说,月亮就是未曾存在过。我开始自作聪明地推及人生,比如痛苦,放下了,就是不关注,那就不存在,不存在就不可以伤害到人,科学和人生密切相关,道理是一样一样的。你想过什么样的人生,你就会拥有什么样的人生,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生,学会装进去正能量,丢弃掉负能量,多看,多听,多走,多经历,才能立体和圆满,才是科学的人生。

到站了下车,月亮已经高悬在半空,抬头望它一眼,赶紧走进医院去,老爸该念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