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4月28日

在白玉兰花开时节出征

阅读数:425  本文字数:2403

赵日超

春日,在淮安,乍暖还寒季节,白玉兰就以美丽的倩影率先登场。

白玉兰花色洁白,芬芳淡雅,是爱情、亲情、友情的信物。每当一些喜庆节日或特殊纪念日,许多人都喜欢赠送白玉兰表达情谊。因为它代表着高洁、芬芳和忠贞。

玉兰花的种植历史悠久,流传百世的佳作《离骚》中就有对玉兰的描述:“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从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出屈原对玉兰花的欣赏。

当白玉兰刚萌发几个小骨朵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行程。正月初五,我外出购买口罩,而药店里的口罩早被抢购一空。

我自2002年1月到淮安城工作,至今已19个年头。那时,在我暂居的地方有一株高大的白玉兰,我却很少留意它。可在今年,在我上班途中,白玉兰却引起了我的注意。玉兰花品种繁多,有黄的、粉的、蓝的、紫的,我最钟爱白色。初春,白玉兰开始含苞,当惊蛰的春雷响彻古城上空,它们如婴儿握着的拳头般开始伸展。白玉兰开花时,花瓣悄然打开。随着气温升高,花儿便一朵朵缀满枝头。

正值白玉兰花开,一个个白衣战士在请战书上按下手印。他们不得不与亲人互道珍重,带着美好的希望与重托出征。

张春香是朱桥卫生院感染科的主任。疫情爆发后,她和科室全体医护人员冲在一线。她冷静细致,每日带领医护人员预检分诊,对每一位就诊患者问诊、测体温、分诊、登记,配合医生积极救治患者。她合理安排时间,不断完善工作程序,尽量缩短患者等候时间,耐心给予患者心理疏导,鼓励他们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疫情期间,她放下家里的事情,连父亲肋骨骨折躺在病床上,也不能陪护身边。纵有千般牵挂,她也只能舍小家顾大家,依然24小时随时待命。

这样的白衣战士有很多,他们如同白玉兰花,开在社区、乡村;开在需要值勤的道口;开在春天,开在宅家闭门不出的人们心里……白玉兰花的纯美与高贵,在人们的心中定格,让人情有独钟,刮目相看。她们在万物尚未苏醒之际绽放,带给人们最耀眼的光芒。

淮安是淮扬菜美食之乡。这里的亲情多年来非常浓厚,每年春节,各大饭店、小吃店熙熙攘攘,且要提前半个月预定。朋友聚会、喝酒、掼蛋、品茶、聊天盛行。疫情期间,吴承恩故居、沈坤状元府等一些旅游景点和周边的小吃店、小商品店、理发店等全部关停。进出景区的门也被封了。我居住的周边,唯有超市按新规定时间营业。超市里,卫生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对进门顾客进行实名登记,并测量体温,我因没买到口罩,被拒之门外。多亏一位手拿白玉兰花的白衣天使在药店门口送给我一只口罩,解我燃眉之急。

白玉兰点缀了这个春天。城区大小道路都被封了。我上班时,只能从途经白玉兰树下的绿化带中谨慎穿行。每天,与疫情相关的各种消息接踵而至,我的心情复杂而沉重。当我得知,一些白衣战士因坚守岗位而牺牲时,内心十分悲痛。

夏思思是湖北省武汉市协和江北医院消化内科医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她不计个人安危,主动请缨,坚持战斗在疫情防控最前线,白天黑夜连续接诊、救治患者。科室里一名70多岁老人病情突然加重。当天,夏思思刚下夜班,交接班后准备回家,临时接到任务,她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回医院参与救治,协调专家会诊、检查。她担心老人的病情,随后几天主动留在病房,做好老人的救治工作。老人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而她却不幸被感染。在治疗期间,她主动把ICU床位让给其他患者。在病床上,她依然惦记着工作,希望治愈后能重返一线。2月23日,夏思思因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殉职,年仅29岁。

宅家的日子里,我创办的东方旅游文化网在全国率先举行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风月同天”文学征文活动。1月29日,当第一期征文稿在网站推出后,备受各界关注。孟敦和创作的抗疫诗《中国不信东风唤不回》在网站发出后,仅4天时间,读者点击量就突破200万。海南省作家协会、江苏省作家协会、成都市书法家协会积极支持,先后给我们发来多篇抗疫作品。这些反映各地抗疫情况的作品,坚定了大家抗疫的信念。

1月31日,武汉市江夏区金口中心卫生院医生甘如意主动放弃休假,独自骑自行车300公里,四天三夜,辗转返回医院,到达后立即到岗工作。感佩于她的动人事迹,“赞甘如意骑自行车加步行赴武汉上岗征文”在网站发出后,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200多篇(首)作品,有诗人以白玉兰为比喻创作了感人的诗歌。我写的《艺术之光——东方旅游文化网书画名家作品选展后记》,一个月内读者点击量突破1500万人次。

白玉兰又叫“望春树花”,因为它最早带来春天讯息,一经开放,春天便接踵而至。立春过后就是元宵节,母亲在世时,特别喜欢白玉兰。每年元宵节,人们“送灯”、猜谜语,也正是我要回老家看白玉兰的时候。可惜,今年很多地方因疫情取消了这些活动。因为疫情,这座城区有着几十万人口的历史文化名城,大街上竟空无一人。因为疫情,今年这个时候我回不了老家,不能去看一眼我离开老家时与母亲一起栽植的那棵白玉兰。

当年的我,已从而立之年步入知天命的年龄。

今年的白玉兰花期较长。它为淮安留下一季最美的春色。当人们期待春回大地,白玉兰成了这个春天的信使和代言人。

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瘟疫。欧洲中世纪恐怖的黑死病夺走约2500万人性命,引发疫情的原因,是人类对热带丛林滥垦滥伐,对野生动物滥捕滥猎,挤占了他者的家园,盲视了无辜的生命。17年前的SARS疫情,留给我们的也是一段疼痛的记忆。我想,历次疫情已让人类付出了血的代价与教训,人类应该从中汲取教训。还有,世界上局部地区还因战争而寸草不生。这让我想起已故著名作家海笑的作品《赏花有感》:“人类/皮肤/黑白黄/科学/又在/大发展/若能/导弹/核弹/少生产/地球/上的/花卉/定能/更多样。”

华夏大地,春花盛开。4月8日,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荆楚大地正在逐步恢复往日的容颜。武汉这座“九省通衢”之城,这座经历过一次次重大历史考验的城市,在同无情病魔的卓绝斗争中终于“挺”了过来。

今晚,我所在的这座城市的校园里灯光闪烁,学子已重返教室温习功课。对面那条老街华灯初上,传来一阵阵招呼声,人们开始在久别的重逢中拥抱生活。冬天已过,白玉兰也谢了。这个春天正向我们阔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