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4月28日

站在桥这头凝眸

阅读数:285  本文字数:1085

梁长峨

我早年作文曾用笔名“柳郁”。因我喜欢柳树的绿色,觉得它温婉润泽、沁人心脾,不闪目刺眼,不扰人心魂,让人不浮、不躁、不腻,让人沉静、纯洁、安然。

因初心不变,故当“绿柳”二字映入眼帘时,凝望之。

我同绿柳素昧平生。我在桥这头,她在桥那头,对面烟锁楼台,红尘三千,人头攒动,不知谁人为绿柳焉。

我是从大量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读过去,一步一步抵达她的。

绿柳的文字没有晴天霹雳、黄钟大吕,大概她本人从没想过惊天动地、空前绝后,只是想我手写我心,写自己愿写能写的东西,写自己的怦然心动,写那心头一闪之念。

“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读绿柳的文,如春风徐来,枝头新绿,暖意融融,让一颗经雪的心,褪去寒气,生出暖意,又保留清凉,安然、明丽、洁净。

文章是一个人内心的留影,是通向另一个人内心的桥梁。读绿柳,知她喜欢恬淡、安静、没有叨扰的日子,只管流年在指尖上缓缓流过,不要大波大澜、大喜大悲,腻烦喧闹、噪声、杂音、太过绚烂和耀眼。故她特别钟情于秋沉醉于秋,愿在秋来向晚的风声中,临水独立,凝目秋的清幽、秋的高远、秋的淡然、秋的空旷、秋的寂静,安守秋的“清澈如水的光阴”。即使是盛夏,她也仍把岁月种满静好,心存“一脉沁香,让一盏茶缘浸染了荷的芬芳,以一朵莲的姿态在时光中幽居,等风来,等雨落”。一颗如初的莲心在“诗里落脚”,把自己的心安放在喧嚣对面的一隅。始终保持着“于繁华处不惊、于喧嚣处不亢、于寂寞处不叹,于缤纷处不扬”的难得境界”。

我们处在一个喧嚣和显摆的时代。环顾周遭,有几人能在繁华、缤纷和寂寞中不惊、不亢、不扬、不叹!不着俗色、素心简净、朴实安静的人寥寥无几。与此相比,绿柳该“天下慕向之”呢。

读绿柳的一些文章,总觉得细腻的文字里透着缕缕书香和古典气息。品赏《阅读,是一场精神的抵达》,我明白,为了不使自己的日子“变得如海浪退潮般疲倦而沉寂”,“为了消除这若隐若现的焦虑和恐惧”,她“如同干枯的海绵般不停地汲取着水,好让内心一直保持着适度的湿润和厚重”,一直不停地跋涉在书山之途。

她知道,读书会帮助自己超越自身的经验局限,开辟自己的思维深度和宽度,不在偏狭的一己之见里自鸣得意。任何一个作家,哪怕是伟大的天才,写作都需要阅读背景的支持。读书让人大气、厚重、深刻、沉稳、踏实、庄严。人们常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是恭维话。如果真有这样的听者,也是他有长期苦读和深思的根基。一个傻瓜,别人讲得再好,他也未必能入耳。当然,读书不是为了在写作中吊书袋,可是一个知识丰富、思想深邃的人,他的气息会浸润到文章中的。读书会让人的精神有浮雕般的力度,思想有切割般的锋利和令人惊叹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