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4月28日

岁月芳香

阅读数:395  本文字数:1797

尹红芳

宽敞的水泥坪前,一朵朵丰硕的月季花绽放在盛密的绿叶上,一棵老梧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风起时,碎小的乳白色小花飘洒在脸上,神清气爽。

此境此景,恰似定格在一处最悠远的地方,却那般贴近,清晰,而温暖。

大年初三,我们踏上了返乡的行程,去给甘居田园的二伯父拜年。行前,我认真说服了自己,必须要去一次:其一,一大家人常日汇聚,却总看不到我的面容;其二,二伯父搬迁新家,理应前往祝贺;其三,父辈们年纪越来越大,我常年在外,难得一见,随着思乡恋家情结的愈来愈浓,亲人间感情亦越来越深。

于是,这次赴乡行动,于我而言,好似意义深重。

而我明白,内心深处的最大盼望,便是看看阔别已久的家乡,看看童年间日夜嬉戏的花坪草场,还有那浸润着乡土气息的稻田池塘。这些记忆,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存留着一份难以比拟的美丽。心中不禁隐隐激动。

车子徐徐驶向老家,一路上,我一脸的虔诚,看着路边多年不见的村道,断断续续道:“这是罗家……这是徐家……这是曾家……”老弟不怀好意地窃喜,并挖苦道:“好像,你都20年没到过这个地方!”

“是啊!”心中想说的太多,却不知何以表达。

旁边的司机窃笑,和老爸谈道:“这小女子多年没来,那是难得分清啊……”

老爸随声附和道:“确是辨不清了,她真是多年没来过了!”

相觑一笑。我凝视着路边的风景,之后的闲聊淡语,掠耳风清。

情景越来越熟悉,心情也越来越畅明。那些存留心底的悠远的场景,近在眼前。

踏下车,看眼前的一瞬间,一种莫名的不平静。

刹那间,欣喜和失落感交错而至,甚难分明。

“这是田田哈!”同村的叔叔热情地呼唤着我的小名。他一眼就看出我来了!这让我顿时觉得无比亲切。“原来,我真是没怎么变吗?”我试探性地问老爸。老爸开心地笑道:“是没变什么啊!样子没变什么,只是长大了嘛!”我倒是几分得意起来,要是老弟在身边,我一定又会对他评价一番:“你看你,这么些年,变化多大啊……”这种随意的“取笑”,每每在亲人这里,总是愉悦和趣味。

我十分享受这样的评价,亦如十分享受念起故乡而生的快乐和温暖。

可我知道,其实我们都变了。

几度新月变圆,几场春日芳菲,不变是记忆,变化是永恒。

19年前,从我真正离开这里,这一切,都得以改变。而这让我明白,在人生的历经里,某一处的断点,都是命运的一次变迁。

那一年,在老爸工作发展的机遇下,我顺利地踏进了市重点初中。而从此,我的行程轨迹发生了颠覆从前的变化。从此,我不再每天可以见到亲爱的父母,也不再只行走在村间弥漫鸟语花香的小道上。从此,我疏远了童年情真意切的一群小伙伴,也远离了山花烂漫的田间土壤。那时的想法是如此的简单——走出去,上更好的学校,成就所谓的辉煌的梦想。从此,我真正疏远了童年,疏远了家乡。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顺利念完了初中,高中,进而大学。暮然回首间才发现,故乡的那些美丽风景,已然离我太远太远,不经意间,我丢失了太多的美丽和欢颜。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历经,变成了怀念。

我情愿,那些美丽,始终停驻在那里,而千万别是记忆。

这一愿,刹那10余年,而终究成为梦境。

我拿起相机,努力地探寻昔日熟悉的场景。爸爸亲手栽的一片小桔林,还有花园似的小草坪,草坪前的老槐树和月季,通往一个清水塘的缓缓小径,小径旁那青翠的草坪,都在哪啊?

身旁同来的丹丹表妹一看到我,心里满是欢喜。我们兴高采烈地合影,在池塘前,在我们儿时共同的记忆里。

看着老爸走过来,我不甘地问:“为什么这些都要改变?连池塘都不像以前的了,都变小了!”老爸却多了几分笑意:“如果不是二伯父,不是叔叔们大家一起出资把前面的路修好,把前面的草坪重新修剪,说不定你连这小池塘都看不到了,这一片地方,进都进不来了!”

老爸说,这些年,老家的年轻人都出去了,田也没人耕了,地也没人种了,连小池塘都差一点塌方了。大家离开这里,融入了繁华的都市里,连回村的人都很少了!

是啊!好似一眨眼,儿时的伙伴,从近在咫尺的手牵手里,飘洒到远在天涯的意念之中。

我是多么怀念他们,亦如二伯父们多么怀念自己的家乡。他们返城回乡,重修新房,只为得一个个日日夜夜的心安吧!

老爸七姊妹,少年时从这里走出去,心怀梦想,奋发图强,虽白手起家,终究个个事业兴旺。

昨日,他们曾多么迫切地离开家乡,为了前途和改变命运;今日淡然返乡,大抵是为了心中那一片思乡之情吧。

而这一天,我来到故乡,亦是为了贴近这熟悉的温暖。

我依然感到快乐和心安,虽然只停留刹那,转身即天涯。

这是我真正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