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19日

听妈妈讲那爱情的故事

 

 

 

1952年新年伊始,部队通知满二十八岁的团职干部可以结婚。爸爸符合条件,妈妈说自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新娘了。妈妈曾对我说:“你爸爸太小气,结婚时就送给新娘一把木梳。”我说:“木梳是最能代表心意的礼物。木梳有与你一辈子在一起‘纠结’一生的含义,是永结同心,结发夫妻的意思。”原来如此啊!妈妈的心结打开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提小气之事了……

结婚20天后,爸爸受命赴朝鲜换防,入朝当天,部队摩托车连岀了状况,爸爸去处理问题,等处理问题结束后,师部已经入朝,爸爸只能跟着摩托车连一起走。不料,刚过鸭绿江,美军的飞机就把桥炸断了。等飞机结束轰炸,爸爸已经无法同师部联系了。

这一边,留守处往师部发了电报,回复是没有音讯。妈妈吓得几天都没有睡好觉。结婚二十天的新娘子,饱尝到了什么是生离死别。

爸爸在前线常给妈妈写信。妈妈是爸爸的粉丝,爸爸写给她的信,多少年过去了,她还记得清清楚楚。例如这一封:“新郎一去,已过半夏。岂有不思,岂有不念。朝朝暮暮,留在笔尖。”

妈妈说:“你爸爸有文化,写岀来的文字让人感觉亲切又生动。”比如妈妈给爸爸赶岀来一件毛背心,托人带到前线去了,爸爸写道:“毛背心穿在身上,暖在心里。”

年底,妈妈参加慰问团去了朝鲜前线,见到久别的爸爸。当妈妈突然出现在前线时,爸爸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而妈妈则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羞羞答答地不敢面对父亲。

爸爸每天都陪伴着妈妈,小别胜新婚嘛。

很快,妈妈就要回国了,爸爸依依不舍。部队首长对妈妈说:“你过了春节再回国吧。我们留守处的同志已经跟工厂打过招呼了。”春节过后,母亲想走也无法走了。因为妊娠反应吃什么吐什么,人都卧床不起了。

妈妈想要吃家乡的野菜,爸爸就想办法到处去找,朝鲜的山光秃秃的,根本找不到什么野菜。爸爸问军医有没有办法,军医给妈妈推了三天葡萄糖注射液,妈妈的情况才好了起来……

听妈妈说,她第一次见到爸爸就看中了,激动了很久很久,因为怕自己没有文化,更怕自己的童养媳身份被父亲嫌弃,最后鼓足勇气向爸爸说明了自己因为家里面困难,弟弟妹妹多,所以被送到有钱人家做了童养媳。爸爸非常同情妈妈的遭遇,妈妈很开心,不过自己家是满族正蓝旗的身份还是一忍再忍没有说岀来。一怕爸爸为此不满意,二怕今后会影响爸爸的前途,硬生生地吞下去了……

听妈妈说:爸爸的转业也是妈妈造成的,因为妈妈工作在沈阳,爸爸的军营在亮甲店,是两地分居。妈妈工作积极上进,弟弟小时候总爱生病,妈妈说:每次跟领导去请假都不好意思张嘴。久而久之妈妈见到爸爸就掉眼泪……为了妈妈,为了这个家,爸爸在1959年底不得已提出转业申请,被安排到了黑龙江省委。

为了做一名合格的妻子,妈妈拜师学艺,学会了各式菜肴深受爸爸的好评……我家的餐桌上红烧鲤鱼、糖醋鲤鱼、清蒸鱼、糖醋排骨,五花八门好不热闹。爸爸不喜欢吃辛辣的食物,妈妈就从不做麻婆豆腐。

爸爸去世时,妈妈只有五十岁。很多人都想让妈妈为自己的后半生考虑一下,妈妈听到这些话,每次都是痛不欲生。

妈妈这一生爱着的人就是爸爸,她不可能再去爱别人。妈妈的晚年身体越来越不好,有很大程度是和对爸爸的思念太重有关。

妈妈六十六岁那年突然病重,她对我说:“闺女咱不治了,你爸爸太寂寞了我应该去陪陪他。”我泣不成声地说:“爸爸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让你总生病。”妈妈的泪水夺眶而出……

现在再也听不到妈妈讲故事了,愿我的爸爸妈妈来世再结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