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19日

九千公里外,一碗家乡面

 

 

 

我生活在远离故乡九千多公里的斯洛伐克,在厨房里做一顿地道的家乡美食,便成为了对乡愁最好的寄托和表达。

30年前,一个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小伙子从陕西只身来到了陌生的兰州,在工作单位认识了一位张姓老乡。

在陕西方言中,习惯把年长的男性称作“师”,前面冠以姓氏,这位老乡便是“张师”了。

那时工作是在远离市区几十公里远的郊外建厂。小伙子二十出头,工作上干劲儿十足,可是,下班之后、周末、节假日,孤独感和对家的思念便会袭来,尤其是顿顿在外吃饭馆,虽然在兰州有享誉世界的牛肉面,天天吃也受不了,不是么!

老乡张师就经常在周末或节假日,带着小伙子到市区自己家“改善生活”。那时,张师刚把老伴从陕西农村接来,家里有正在上学的一儿一女,只有张师一个人工作。但只要小伙子来到他家,张姨便会热情张罗一桌子家乡美食,其中菠菜面便是让小伙子吃到泪流满面的美味,因为每每端起这碗翠绿的面条,家乡的山水、家乡的小路、母亲擀面时的背影,便“轰”一下子涌到了眼前……

后来,小伙子认识了我,我们开始恋爱。每周一次的约会结束后,他便住到张师家里,周一再乘通勤车到厂区上班。

这样,我“丑媳妇见公婆”,见的便是张师一家,张姨招待我的也是这碗手擀菠菜面。

再后来,我和小伙子结了婚……再后来,小伙子带着我远渡重洋,在离家九千公里的远方安了家……后来的后来,我们回国时常去看望张师和张姨一家,张姨每次都早早准备,擀一大家子人吃的面来招待我。在我心里,他们便是我的“编外公婆”。

张姨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为做一顿饭要耗很长的时间和很大的体力,但还总是要亲自做给我们吃。后来她手把手教给了我这款面的做法,我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什锦翡翠面。做法:将一小把菠菜加点儿水用食品加工机打成汁,用菠菜汁和面,面里加一丁点碱,并和硬一点儿,和好后醒一会儿;准备蔬菜,洋葱、胡萝卜、水发木耳、土豆、豆腐全部切丁,鸡蛋摊成蛋饼并切成菱形小片,青葱和香菜切碎;将醒好的面擀开成大片,像折扇子一样折起切成面条,抖开;炒什锦蔬菜汤,锅中放油,切好的菜依次放入并炒制,加蚝油、酱油、盐、开水煮熟,打一个薄芡,关火,撒入小葱、香菜和蛋皮,撒胡椒粉;将面条煮熟并过冷水,浇上做好的什锦汤,调醋和辣椒油开吃。

如今,当年的小伙子已两鬓斑白。我将菠菜榨汁,将面擀开,切成对故乡长长的思念;再将生活的五味熬煮成汤,搅拌成一世的人情暖意。我知道,无论离故乡多么遥远,有彼此的地方便是家。

一碗面,是我“舌尖上的乡愁”,也是我对家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