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19日

很幸运,遇到这样的邻居

 

老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你家若是有个好邻居,那就是你的造化,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从我童年记事起,我家的近邻、朱老师一家就是我们的亲人。

朱老师和爱人薛妈都长得一表人才,所以他们的四个子女也非常漂亮且懂事成熟。我母亲和薛妈是好姊妹,我家遇到什么大小事情,薛妈总是第一时间带全家来帮忙。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冬季里母亲生病了,薛妈总是一大早就来,先照顾我母亲吃药喝水,然后把炉子捅开,把炉火烧得旺旺的,屋子里马上暖和起来了。然后薛妈就很耐心地教我和面蒸馒头,她对我说:“娃呀,要学会做饭,谁会都不如你自己会,做饭是一辈子的大事情,你一定要好好学哦!”后来我跟着薛妈学会了蒸馒头、擀面条、炒菜,母亲高兴地说,她总觉得我还太小,没想到薛妈能教会我做饭。学习做饭,薛妈是我的启蒙老师。朱老师浓眉大眼高个子,生来乐观幽默,更是个爱孩子的人,他每天从学校一下班,就被我们这些邻居的孩子们围住了,朱老师就一上一下飞快地动着眉毛,然后又动着耳朵,太奇妙了,孩子们欢呼雀跃:“朱老师讲个故事吧!”这时候是晚饭时间,小伙伴们都端着自家的饭碗围在朱家门口。朱老师不紧不慢地吃完一老碗面条,然后点上一支烟,他长长地吐出一口烟圈,“从前,”故事就开始了,我们都听得聚精会神,哪怕是不吃饭,也要把这故事认真地听完。童年听朱老师讲了很多故事,增长了智慧,也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长大后才知道,这些故事出自我国的文学经典。

那年我的父亲去世了,母亲心情很抑郁,薛妈的朱老师也去世了,薛妈要搬到儿子家去住,母亲知道薛妈要搬家,难过地流下了眼泪,我劝母亲看开些,她说这么几十年的老邻居了,薛妈一家像我们的亲人一样,真是好舍不得!谁知道第二天早上,薛妈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来了,兴高采烈地对母亲说:“我家小区门口就有公交车,下了车就到你家门口了。”以后,薛妈隔三差五就来看望我母亲,她们老姊妹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在我的母亲离世以后,我觉得很孤独,我想再也听不到母亲叫我的声音了。有一天,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在门口叫我,薛妈,是薛妈来了,我大声叫着:“妈妈,妈妈!”打开门来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那天我们一起吃了午饭,聊了很多很多,晚上要分手了,薛妈说她以后会常常来看我的。谢谢善良的薛妈,带我走出那段悲伤和孤独,又一次将母爱带给孩子。

我每一回从卧龙巷走过的时候,就会想到我家和朱老师一家的深厚情谊,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印在我的脑海,梦里也总会看到薛妈她老人家慈祥的笑脸,仿佛又听她对我的邻居们说:“来看看俺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