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19日

重逢却也是永诀

77年等待 只为再见你一面

年轻时的钟崇鑫和张淑英

 

老人抚摸着刻有钟崇鑫名字的灵位,潸然泪下

 

1935年,14岁的张淑英在福州做了国民革命军军官钟崇鑫的新娘。两年之后的1937年,男主人公随军开赴抗日战场,再无消息。7年后,苦苦等待的她接到了抚恤令,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70多年过去了,这份曾经甜美的爱情,一直深埋在女主人公的心底。2014年11月,93岁的女主人公前往台北忠烈祠,只为了看到英烈谱上当年丈夫“钟崇鑫”的名字。

 

初次见面在福州西湖

张淑英老人1921年出生在福州台江码头附近,父母是生意人。14岁时,随父母搬到了台江洋头口一带。

1935年春天,经人介绍,母亲陪她到福州西湖与一个年轻军官相亲。初次见面,她就被对方打动了。“长得高大却很温柔。”老人说,“他问我会不会写字。我回答会的。没想到,他真拿出纸笔来,我便写了‘洋头口’三个字,他看了赞不绝口。”

这位年轻的军官便是来自重庆荣昌、黄埔军校六期的毕业生钟崇鑫。两人在福州举办了婚礼,细心的新郎官特意为新娘子弄到了西式的、白色的长头纱,“姐妹们都羡慕我好福气,找了一个如意郎。”

 

“张淑英”的名字是他改的

老人告诉记者,她原名叫张秀珍,“他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便给我改成了‘张淑英’。”

1935年,农历八月,钟崇鑫随部调往南京,张淑英也随之前往。从结婚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两人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他按照福州的习俗,叫我‘阿妹’。”张淑英说,“他把每个月的军饷都交给我,还鼓励我多学文化,而且还不让我洗衣服。”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钟崇鑫随部调往上海奔赴抗日战场。两人在常熟汽车站见了最后一面。“分别时,他突然跑上来从背后抱住了我。”老人回忆,“他流泪了,说,阿妹,我会回来的。”

当年年底,张淑英还和丈夫通了一次电话,“崇鑫告诉我,他已升任71军87师259旅中校参谋主任。”她一听,心里更紧张了,这意味着他要上前线去打仗啊。这通电话过后,她和婆婆随着西迁的百姓,一路从武汉回到了丈夫的老家重庆。

 

他是重庆人,我要守在这里

来到重庆后,每年她都会写信去问钟崇鑫的消息,但是都没有回音。直到1944年,在街上遇见了钟崇鑫的战友方维鑫。方维鑫帮忙联系军长后,收到了一份回信:“兄阵亡,无法函告,军座经常想起钟兄英明才干,至今耿耿于怀。”

新旧政权交替之际,父母和弟弟去了台湾,可张淑英却选择留下,“他是重庆人,我这辈子也要守在这里。”

 

终于找到了崇鑫的灵位

1949年,经人介绍,张淑英认识了第二任丈夫李自清,生育了两儿一女。“自清对我很好,但崇鑫是我的初恋,我知道他阵亡后,就一直想知道他的灵位放在哪里。为了现在的家庭,我一直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张淑英说,直到1988年,她才将这个心愿告诉孩子。张淑英的儿子李长贵告诉记者,他们在时任87师少校师部参谋仇广汉写的《淞沪抗战暨南京失守纪实》中查到这样一段:“城外部队苦战三日……二五九旅旅长易安华、参谋主任钟崇鑫和旅部直属部队官兵全部阵亡于雨花台阵地……”

可他的灵位在哪里呢?2014年9月16日,张淑英一家人拨通了重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芳菲的电话。没想到,当晚10时许,台湾志愿者便在台北忠烈祠找到了钟崇鑫的牌位。

2014年11月22日,老人在儿子的陪伴下前往台北。抵达当天,老人来到了忠烈祠,“我说,崇鑫啊,我来看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别。”张淑英说。

第二天,老人又去了忠烈祠,“能多看他一会是一会吧。”11月28日,离开台北的前一天,老人再次去告别,“我说,我找到你了,但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也许,今后再也没有机会相见,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

 

来源:《海峡都市报》《重庆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