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19日

奋不顾身的爱情 那么深,那么痛

 

世界名著《呼啸山庄》是我读得比较沉重纠结的一本书。作者艾米莉·勃朗特是英国19世纪的女作家,和《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是姐妹。

这本书写两代人不同的爱情故事,笔触独特,感情色彩强烈浓厚,看过之后觉得很沉重,书中人物的对话,内心的起伏,面对一切人事的态度,凶暴也好,善良也好,都是那么认真,那么投入,那么充满激情地活着。

故事有些悲伤、凝重、阴郁、杂乱、凄惨,两个庄园之间的恩怨情仇互相纠结着,错误的结合,复仇的欲望,折磨得每个人不得安宁。被利用,被牺牲,被仇恨塞满的生活,每个人都很压抑,每个人都痛苦不堪。

作者以房客为引子,带领读者进入呼啸山庄,他请呼啸山庄原来的佣人、画眉田庄现在的女管家迪安太太讲述这一切。爱恨交织的故事情节就此打开,而爱情永远是主线。

希思克利夫是凯瑟琳的父亲厄恩肖捡回家的孩子,除了深得老主人厄恩肖的宠爱和凯瑟琳的喜欢之外,家里几乎没有人待见他,是一个被欺辱在委屈中长大的孩子。爱上凯瑟琳或许是他留在呼啸山庄的唯一理由。

忍耐到了极限,仇恨的种子便在心里发酵,当希思克利夫又一次受到凯瑟琳哥哥欣德利的羞辱和粗暴对待时,他计划要报仇了。

当他听到凯瑟琳说,嫁给他会降低自己的身份,便黯然离去了,他没有听完她后面的话,她说,她和希思克利夫有着一模一样的灵魂,“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存在,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都将成为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

正如凯瑟琳所说,他是她的灵魂,是另一个自己,她怎么可以失去生命中被视为珍宝的那一部分?但她答应了画眉田庄埃德加的求婚,迪安太太认为,凯瑟琳嫁给埃德加,以为能帮助希思克利夫高升是个糟糕的企图。

希思克利夫失踪了,凯瑟琳失魂落魄,淋了大雨,又熬坐了一个通宵,得了病。这场病使她比之前更倔强更暴躁了。三年后她嫁到了画眉田庄,日子似乎又重归平静安宁,但这时希思克利夫衣锦还乡了。这让凯瑟琳兴奋异常,要知道当初希思克利夫跑掉时,她心都碎了。

再度重逢,她说:“今晚的事情使我跟上帝和人类又和解了,我曾经愤怒地反抗神,啊,我曾经忍受过极大的悲哀。”是多么珍贵的感情,能让一个女人原谅所有的不对,能让她不屑于计较除他之外的任何事物,他,胜过了任何人!

越是用尽全力义无反顾地爱一个人,越是有锥心的痛。希思克利夫的衣锦还乡是为了心中的恩怨,是为了报复,也为了他深入骨髓的爱,他守在呼啸山庄,守着记忆中相爱的气息,心心念念渴望着挚爱的人。

他们的爱情浓墨重彩,惊心动魄,彼此深爱又彼此折磨。复仇的欲望蒙蔽了心智,耗尽了一生的气力,用尽了一生的孤独、残暴、痛苦,到头来却发现复仇已没有任何意义!也许是先天非黑即白的极端心态,也许是成长的生活环境造成的悲剧性格,又或者两个同样的灵魂才碰撞出的电光火石,将这份爱情演绎到了极致!

在爱情变得如此遥远,甚至被质疑爱情是否存在的当下,这是一种偏执、痴狂,但谁又能说,我们不渴望这样一种灵魂的热爱与坚守、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爱情呢!

只是奋不顾身的爱情,更需要对彼此的成全,在爱而不得时,更要学会与自己和解,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别让爱与恨的折磨,占据了整个心灵,扭曲了人性,直至灰飞烟灭。

还好,爱是永恒的存在,再阴郁的天空也会有阳光穿透的时刻,爱比恨更有力量改变一个人!从凯茜和哈雷顿身上,我们看到了爱情原本的美好与甜蜜,从冷漠、嘲弄到情投意合,是心底不曾舍弃的爱的渴望和善良的本性,让他们试着改变自己,从而也打动对方,“他们的心都向着同一个目的,一个是爱着,而且想着尊重对方,另一个是爱着,而且想着被尊重,他们都极力要最终实现这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