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返回该版首页

赏花

(组诗)

阅读数:349    本文字数:520

李志胜

绽或欲绽的白玉兰,是花国的白娘子

濮水边没有法海和雷峰塔

母乳般的白,喂养春光、春风

背斜挎、临时客串背包客者

与举一串冰糖葫芦,欲学诗仙邀明月的

皆非白娘子之意中人

时下,风气和风水都有些变了

在一位老态龙钟、不修边幅的邋遢男面前

一场羞答答的访谈,抢了

飞掠而过的候鸟,清高的眼球

 

观水

那天,相约去看濮水

濮水却有些怠慢人

印象中,濮水一直很低调的

谁知比岸边负暄的老头老太太还清高

除了枝干邀请,春风偶尔死拉硬拽

心中的潮水,始终秉持

俯首走路的信条

蜿蜒的小径,向上或向下的石阶

本身也是善意的

可还是不自觉地暗自给它们排座次

路旁一棵棵含苞的榆叶梅

迎风挑盏,曲意搭讪

脚底下慌得一趔趄。惹得颜如玉的濮水

哗哗哗笑着,一路朝北

 

喜事

取桃花红作胭脂,撷梨花白

漂婚纱。浪漫,陈年,荒诞,旧事

尽是可入盏的酒

一对新人,比挨屋串、逢人笑的

春风还得意

鱼头礼不能免。凤冠辞不成俗

倒、倒、倒。倒多了

包括插科打诨

枉了一江春水,顺着桌子腿往下流

 

剜蒜苗

去年入冬前将蒜种下

还是明智的

春天来临,我用剜、择、洗三重奏

庆贺蒜的新生

铁铲,菜篮,奢侈的自来水

没有间歇性失业

盛枯叶的撮箕,有光照、风动、泥粒

也夹杂妻子的碎语

田园风味绝句多,底子露白

根系发达

邻居隔墙递来一条建议

将那长须拿来炒肉,乘春风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