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6年01月01日

始建于北宋的泰兴庆云寺,规模宏大高僧辈出, 其下院一座明末古塔修了300多年方封顶

千年沧桑话庆云

金剑峰

2015年10月16日,海内外各界近五千人云集泰兴庆云禅寺,共贺新大雄宝殿落成。

远隔千里的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也出席了庆典,他形象地比喻,庆云禅寺是人生的“加油站”,是道德、人格上进的学校,是教人慈悲、道德、仁爱,说好话、存好心、做好事的“百货公司”。

这座被星云大师寄予厚望的千年古寺,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历史沉淀和文化魅力。让我们一起走进这座静谧而禅意深深的寺宇。

 

 

法轮塔

一直无顶的法轮塔位于庆云寺西厢的塔院内,此塔历经三百多年历史的剥蚀,原已十分破旧。1994年,政府拨款进行了修缮,修缮后的法轮塔,高五层、外形八角,内呈正方三十二尊石刻佛像分嵌于宝塔内壁,古朴典雅。该塔现为泰兴市文保单位。

清雍正初年,庆云禅师住持的溥禅师曾作《宿法轮塔院》诗赞云:“城西问讯老僧家,咫尺名园隔水斜。满院烟浮孤塔影,树群鸥泛一溪沙。春风次第争新草,山色朦胧亲晚霞。好共徘徊高塔下,闲持茗碗对梅花。”

 

庆云龙藏

乾隆《大藏经》,又称为“龙藏”。它是清代唯一的官修大藏经,由两代皇帝雍正和乾隆敕命编修,由和颐庄亲王允禄、和颐和亲王弘昼主持编刻。自雍正十一年(1733)编刻,至乾隆三年(1738)完成,共收经1669部,7168卷。其所收经文之多,字体雕刻之精美,历代藏经皆无出其右。

庆云寺的这部《大藏经》,是光绪二十年(1894)由京城请回。当时镇江焦山定慧寺、金山江天禅寺。句容宝华山的隆昌寺、泰兴庆云禅寺等江苏十大名刹联合,结团偕往北京,具呈内务府,敬请十部龙藏,每寺一部。当时敬请回来的经书,只是若干宣纸卷,后将其折成经折本,每册再用泰兴特有的银杏树制成夹板,九册一盒。盒子采用香檀木,计750余盒,分装十几大厨柜。盒子上、夹板上皆刻上经、律、论的名字。取阅时。先看目录,抽取一盒,不动余盒。

因“文革”之难,“庆云龙藏”曾流落民间惨遭破坏。落实宗教政策后,庆云禅寺恢复重建,历经劫难的“龙藏”被重新迎回,现存于藏经楼中。

 

千年古刹 命运多舛

 

沿着东西贯穿泰兴城的大庆路一直向西,出城不远就可看见一处仿宋式的寺庙建筑群,巍峨的大雄宝殿在一座古塔的辉映下,古色古香、庄严肃穆。这里就是江北名刹泰兴庆云禅寺的新所在地。

如果将时钟拨回到1973年前,这座千年古刹应该是矗立在今泰兴城内国庆路西端南侧,今庆云小区的位置。

据清光绪《泰兴县志》记载:“庆云寺在城庆延铺,宋咸平二年建”。北宋真宗咸平二年(999),迄今已有1016年之久。

该寺院是一座禅宗道场,法脉由浙江嘉兴传入。北宋末年,宋室南逃,途径泰兴过江,曾于寺内驻足,留下了“泥马渡康王”的优美传说。元朝至正年间,驸马都尉、邑人蔡梦祥曾捐出自己府宅扩建庆云禅寺,后寺院逐渐规模宏大。

元末,泰州张士诚率部起义反元,攻克泰兴,曾驻足庆云禅寺,留下了“一笔点匾”的佳话。明初,朱元璋派大将徐达进兵泰兴,曾驻兵庆云禅寺,并在寺前栽有柏树。明嘉靖后期,庆云禅寺被侵占,万历二十六年,庆云禅寺回归佛门,在县令陈继畴的大力支持下,庆云禅寺得到了重修。

陈继畴有《庆云清梵》诗赋之曰:“上方台殿白云流,香气经声事事幽。劫后旃檀金再布,现来空色相难求。芙蓉隔水千峰暮,沆瀣当庭万籁秋。礼罢梵王心似水,幻身何暇问沉浮”。从此,“庆云清梵”遂成泰兴四景之一。明天启年间,又经邑人、福建巡抚朱一冯扩建,庆云禅寺再现辉煌。

清顺治年间,住持洪约重修了庆云禅寺吗,并将朝廷御赐的“敕赐庆云禅寺”楠木匾额立于山门。后陆续有禅宗大德具德、能仁、仁庵、硕揆、雨山、佛眉、百泉、旦孚、妙懋、真济、照潭等名僧,先后住持过庆云禅寺,并相继修缮殿宇、开堂说法、从者如云。

据史料记载,雍正初年,住持宜泽禅师曾建有西竺庵;后又有旦孚禅师募款修建了准提楼、千佛楼;乾隆四十五年至嘉庆十年,住持妙懋禅师又募修了钟鼓楼、定慧斋、普同塔院、崇福院。

到清光绪年间,庆云禅寺120余亩的土地上,拥有山门殿、天王殿、钟鼓楼、伽蓝殿、祖师殿、大佛殿等建筑130余间,僧众数百人,寺藏明版珍贵经书5048卷,另有下院法乳庵、宝莲庵、观音庵和普同塔院。全寺黄墙黛瓦、古木参天,四周均为河水环抱,只有一石桥通入寺内,形成城中之城,庆云禅寺成为名闻大江南北的大丛林。

国运遽变,佛教建筑也难保全。1940年,泰兴沦陷后,伪十九师蔡鑫元部强占庆云禅寺为司令部,他们砍伐古木、毁坏僧房,佛门圣地被肆意践踏。

1946年,国民党一百军刘光宇部将团部设在寺内,他们筑地堡暗道、防御工事,将寺内建筑损坏得百孔千疮。1946年夏秋之际,新四军苏中七战七捷的首战宣泰战役便在庆云禅寺进行了最激烈的战斗。刘光宇部最后依托庆云禅寺顽抗,寺内建筑弹痕累累,毁坏严重,这座凝聚着佛教文化艺术结晶的古刹,遭到最大破坏。

十年浩劫中,庆云禅寺一度被占为他用。1973年,大雄宝殿被拆除,改建为招待所大楼。

 

古刹新貌  仿宋样式

 

自古以来,在我国古建筑中存留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大多是寺庙,它们成为了中国建筑宝库中珍贵的文化遗产。

为传承泰兴佛教文化。1988年10月,庆云禅寺复建工程启动,因城内原址拆迁复建难度较大,有关方面选择了在城西宝塔湾征地40亩,于庆云禅寺下院宝莲庵遗址上重建了一座新庆余年禅寺,并经省政府批准对外开放。截至目前,新庆云禅寺的二期扩建工程进入尾声。

重建的新庆云禅寺既保留了原古寺的特色,又增添了新的内容,与下院宝莲庵遗留文物融为一体。整座寺庙占地118亩,由牌楼、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藏经楼、斋堂、塔院等建筑组成。牌楼上“庆云禅寺”四字为已故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手书;新天王殿高近17米,为北宋时期典型的双层楼阁式建筑风格,高鸱尾、大斗拱,古朴庄严;两侧为北宋建筑特色的钟楼和转轮藏,中间以复廊相连接,天王楼、钟楼、转轮藏横跨120余米,气势恢宏。

寺院两边八字墙上的“东阳古刹、西京宗风”为清末著名历史学家、书法家、诗人朱铭盘手迹。

新大雄宝殿为九开间、庑殿顶、双重檐仿宋建筑,坐落于两层台基之上,建筑面积1200平米,两侧回廊侧殿环绕,庄严而雄浑。殿内主佛台供奉三世佛像,佛像采用铜塑贴金和泥金工艺,慈悲庄严;三世佛背后为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三大士彩塑像,殿内两侧是仿北宋风格十八罗汉生漆脱胎彩塑像,形态各异,惟妙惟肖。

新大雄宝殿的东侧是原宝莲庵等寺庙留存下的一组文物建筑,分别是:前殿、法堂、后楼和法轮塔。

前殿和法堂为明万历年间修建,歇山抬梁式建筑风格。殿内中间楹联出于高僧茗山法师之手,对联“国庆适逢四十年风调雨顺呈安定,慈云普荫三千界塔影钟声示色空”,巧妙地将“庆云”寺名隐于其中,且描绘了庆云禅寺的特有景观,书法精妙,高僧才情尽在其中。大殿上方正中的螺旋式斗八藻井造型优美、工艺复杂,在古建中遗存稀少,颇具艺术价值;后楼为原唐代古刹广福律寺遗存,清代木构,后搬迁至此。

位于庆云禅寺塔院内的法轮塔建于明末崇祯年间至清初,为僧人宝莲明慧禅师所修。后因宝莲和尚圆寂,法轮塔未能封顶。清康熙二年,乡绅季式祖再修法轮塔,但不知何因,仍未修成塔顶。后来,季式祖在塔前立碑,碑书“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成为憾事。在泰兴,围绕无顶的法轮塔,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现已成为泰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法轮塔无顶的状况一直持续很久。直至1994年,泰兴市政府帮助修缮法轮塔,增添了塔顶,此塔历经三百余年后终于在上世纪末方得完工。

值得一提的是,寺内目前还藏有明代铁钟,清顺治年“敕赐庆云禅寺”楠木匾。乾隆《大藏经》,以及清末著名学者、书法家朱铭盘书“贯之和尚塔”等珍贵文物。

 

高僧辈出  人文荟萃

 

寺庙既是历史文化的汇集之所,也是人们宗教信仰的皈依之地。历史上,庆云禅寺不仅高僧辈出,也曾有过有名的诗僧、画僧。

明末清初,庆云禅寺为临济三峰宗之重要道场,杭州灵隐方丈具德禅师赴淮南一代弘法,泰兴庆云禅寺为其首开之地。他住持庆云寺法席达六年有余,随其学法之众七千多人。

具德的弟子、第八代住持硕揆禅师住持庆云寺后,成为著名的一代禅宗高僧,住持庆云禅寺五年,其后应杭州灵隐寺之请,移主灵隐。庆云寺又名圆悟堂,就是因为硕揆参悟禅机而得名。硕揆一生七坐道场,修建寺院,开堂说法,度众无数,圆寂后朝廷赐谥号“净慧禅师”,他讲坛开示的语录有十余卷收录在《大藏经》高僧语录栏内。

住持雨山禅师,于康熙二十三年被清圣祖皇帝两次召见,并赐御书“萧闲”二字,著有《雨山和尚语录》20卷,收入《嘉兴大藏经》,其中卷二、卷三为住庆云禅寺语录,为禅师所住六座丛林中说法最盛者。

寺僧佛眉禅师,性情淡雅,学识渊博,擅长书法,史志称临摹颜真卿的《争座位贴》几可乱真,浙江人听到他的名声就来庆云寺请他去做了灵隐寺方丈。

第十五代住持德溥禅师有“诗僧”之称,有诗集《腰雪堂集》传世,并被收入江苏古籍名录。

帝十七代住处妙懋禅师,史志称其十六岁便悟了前身,剃发出家,他性情恬雅,所学甚广。临命终时,手植的梅花先行枯萎,他召集大众预示圆寂日期,并作歇语“老僧本自山中来,今日仍归山中去”,世人称其“来去明白,真能了澈前后身者”。

第二十代住持照潭和尚,曾传大戒于寺内,受戒者五百多人,他还邀名山大刹之高僧,于寺内开讲华严经,为期半年,每天有五六百人齐听讲教义,钟鼓长鸣、礼乐鼎沸。

民国年间,第二十三代住持履苇禅师,是一位诗僧兼画家,因得扬州八怪之一莲溪和尚的衣钵,书画造诣颇深,两次在上海举办书画展,名闻画坛。他晚年的作品。则以枯木石竹专长,有板桥之风,杨启仁先生曾以对联赠之:“君有胸中千亩竹,谁续潭公六面碑。”

庆云寺天王殿有联云:“善庆福缘积德存心终有报,慈云法雨荫人润物细无声。”这是一种祈愿,也是庆云寺的理想。

近年来,庆云寺住持仁进带领寺终弟子已募集善款吵过300万元,用于扶贫、济困、助学等社会公益事业,救助3000多贫困学生和家庭。庆云寺的改建和回报社会,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构成了庆云寺新貌的一个新亮点,令人看到了佛门僧众深沉厚重的爱国情愫和大爱无疆的慈悲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