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2022年07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第三版:宋韵黄岩
2022年07月01日

学术有流派 南湖代代传

阅读量:512    本文字数:2438

何为“学派”?答案众说纷纭。

《辞海》云:“一门学问中由于学说师承不同而形成的派别。”《现代汉语词典》说是“同一学科中由于学说、观点不同而形成的派别。”学术界见仁见智,然公认的是:一个学派的形成,定是有有影响力的学术成就;而一个学派的存在,定是影响深远。

黄岩就有一个学派,也是台州历史上唯一被文献称作学派的,便是南湖学派。

杜氏兄弟开先河

在明清之际,经学家、史学家、思想家黄宗羲创作了一部思想史《宋元学案》。书中全面详细地记述了当时的学派源流,介绍了各派的学说思想并略加论断。

‍其中对“南湖学案”,是这样介绍的:

“南湖杜氏兄弟(杜烨、杜知仁)之在沧州,亦其良也。再传而有立斋(杜范),为嘉定以后宰辅之最,声望几侔于涑水(司马光)矣,其学传之车氏(车若水)。是时天台学者皆袭篔窗(陈耆卿)、荆溪(吴子良)之文统,车氏能正之。”

南湖学派的创始人,是南宋时期黄岩城北翠屏山下杜家村的“杜氏兄弟”杜烨和杜知仁。

杜烨,字良仲,号南湖,南宋嘉定元年(1208)进士,官终东阳县主簿,著有《南湖先生文集》七卷。《历代避讳字汇典》记:“避清圣祖康熙帝玄烨之讳,改杜烨为杜煜。”因此,杜烨又作杜煜。

杜知仁,杜烨的弟弟,字仁仲,号方山。杜烨和杜知仁兄弟二人是黄岩首中进士杜垂象的后裔,他们一开始学于石墪。

石墪,台州临海人,字子重,号克斋,南宋绍兴十五年(1145)中进士。他在泉州同安任县丞时,朱熹授同安主簿。两人在同一个地方为官而结识。后来,两人多次互赠诗文。石墪病故后,朱熹为其作墓志铭。可见两人颇有情谊。

石墪将杜烨和杜知仁兄弟二人介绍给朱熹,于是他们成为了朱熹的高足。据传,南宋淳熙元年(1174),朱熹官为礼部宣教郎,奉旨主管台州崇道观时,受黄岩县令孙叔豹之邀,到黄岩学宫给学子讲学。就在这个时候,杜烨和杜知仁礼请朱熹到翠屏山讲学,台州各地无数学子慕名而来,开一代学风,使黄岩文风蔚起,科举登榜者激增。

此后,讲学之风也日盛,书院不断兴起。

宋代时期,台州见于史志的书院有14所,黄岩就占了5所。最早的是樊川书院,便是朱熹和杜烨、杜知仁兄弟讲学之所,后人祀之并建书院。

杜烨和杜知仁师事朱熹十多年,深得其传,再传弟子也众多,从宋元到明清,逐渐形成了一个学派。因杜烨人称南湖先生,而得名南湖学派。

这是朱子学在浙江传承的唯一学派,在台州南部传承了近八百年。每个朝代都有著名人物和代表著作,在浙江产生了重要影响。

薪火相传火焰高

杜烨、杜知仁之后,南湖学派开始有序传承,弟子绵延不绝。宋元时期有杜范、邱渐、车若水、戴良齐、方仪、盛象翁、吴澄等人,传到明清,又有文史大家陶宗仪、诗人谢铎、哲学家黄绾、经史学家王棻及弟子王彦威、王舟瑶、喻长霖等人,数不胜数。

“吾台在昔,号称名区,赵宋以还,尤崇儒学。两杜众车与闻正学,南湖学派至成,已而益昌。”清末黄岩学者、南湖学派的传人王舟瑶在《默庵集》里所言,一语道破了南湖学派的形成。

杜范是南湖学派众多传人中官职最高的,也是黄岩历史上官位最高的,官至右丞相。他也是杜家村杜氏后裔,是杜烨和杜知仁的从孙。他跟随两位叔祖父学习,自小深受理学的影响。

杜烨和杜范从辈分上来说是爷孙,还有师生之名,两人却在南宋嘉定元年(1208)同科中进士,成为一段佳话。

杜范一生忠君爱民,素有贤名,乃一代贤相,理宗皇帝赐他谥号“清献”,世称清献公。相传杜范出生时,原本浑浊的黄岩母亲河永宁江突然澄清了三天,“江水清,出圣人”,人们把永宁江称作澄江。

车若水也是南湖学派传人中值得一提的人物。他字清臣,号玉峰,黄岩讴韶人,他的曾祖父车瑾就是“南湖同调”。

车若水少时师从永嘉学派的临海人陈耆卿学古文。南宋端平二年(1235),杜范任监察御史归家,车若水听杜范所论,悔前所学,从永嘉学派转到理学。《宋元学案》中描述的“车氏能正之”,说的就是此事。

从南宋到元明清,南湖学派历经了多个朝代,在黄岩一直薪火相传。

到了清朝晚期,黄岩有一个叫王棻的人,他博学通经,崇尚宋明理学,赞颂民族气节,以“左交许郑右程朱,要使滨海变邹鲁”作为教育宗旨,培养了一大批人才,有王彦威、王舟瑶、喻长霖等人,皆为南湖学派传人。

其中喻长霖是众人中科举功名最高的,也是黄岩历史上科举功名最高的,为三鼎甲第二名榜眼。

他少时师从王棻学习,夜读经史,日习小楷。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中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武英殿和功臣馆纂修。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多次请他出任要职,他谢绝归故里。1914年,喻长霖受聘任浙江通志局提调,参与通志编修。孙传芳盘踞浙江时,3次到吴山请他出仕,他以终身不事二君辞谢。

学术精神一脉承

南湖学派推崇朱熹之学,谓“道在是也,穷理求仁,吾知所止”。以“讲明道学”为主,尤重《六经》《论语》《孟子》和《四书集注》,精心考论理学意旨,多有所得。朱熹曾说他们“论敬字工夫甚善,论气禀有偏,而理之统体未尝有异”。

“穷理求仁,曰道在是。学成不用,以授诸孙。岿然清献,德业愈尊。猗昔河洛,启唐相业。”杜烨、杜知仁将“穷理求仁”的学术精神传给杜范,“穷理求仁”的学术精神就这样代代相传,其实质就是“格物致知、正心诚意”的理学精神。

南湖学派也认为“格物是穷理,不可易也”,但不同意“以格为至”,谓“格于上下,可以训至,格物难以训至”。如果说“致知在至物”,就说不通。所以他们认为“格且比方思量之谓”。

车若水说:杜公“事紫阳文公(朱熹)十有余年,前后授受大节,则最初之反躬力索,卒之以去冗长归专一,乃以起见生疑为病。盖反躬以力索,力索而又反其躬,循环无端,表里精切,则豁然贯通,受用逢源。”因此,“反躬力索”的治学精神就成为南湖学派的治学传统。

南湖学派传人诸多,著作也很多,主要有杜烨《南湖先生文集》,杜范《清献集》《经筵讲义》,邱渐《四书衍义》,车若水《玉峰脚气集》,方仪《懋翁玩易》等等。

南湖学派的传承,历经了近八百年。虽然初创时声望不大,但后来兴盛一时,对黄岩的文脉传承,意义深远。我们回顾历史,回望南湖学派,讲述着这一代代人的传承故事,不得不感慨其间不易,引以为豪。

(转载自黄岩发布)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
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谢谢!
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