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07日

玻璃后的世界

阅读数:365  本文字数:1511

黄冀

站在阳台窗前发呆,楼下草坪飞来一只乌鸫,还没站稳,就被一只喜鹊赶上屋檐。一旁的流浪猫,瞧了下这两个小东西,晃两下尾巴,别过头去,舔舔爪子,继续享受他安逸的日光浴。会心一笑后,我回到了书桌前。桌上的吊兰还是一如既往的翠绿,日历却悄然翻过了九十多页。开学的日期一天天临近,疫情下的居家生活即将落幕。

春节前夕,全国累计确诊800人,看着飙升的确诊人数,心中隐约感到,疫情即将扩散到我的身边。不出所料,三天后,淮安卫健委发布消息,本地出现首例确诊。随之而来便是居家隔离公告。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与外界的联系,将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改变。

合起书本,抱起吉他;放下吉他,观看电影;关闭电脑,走到窗前。阳台,这一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逐渐成了我“驻留”最久的营地。

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天了,只记得那是一个午后,吃过饭,窗前,我享受着暖阳传来的温度。“咂咂、咂咂——咂咂、咂咂”一串清脆的鸟鸣吸引了我,一只喜鹊不紧不慢地滑翔着,落到楼前的草坪上,晃了晃尾巴,刚准备迈开步子,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杂草中有东西在动!立即把脖子拉直,是啥呀,会不会有危险?定睛一瞅,原来是有只狸猫。在原地徘徊,眼睛紧盯着那慵懒的猫儿,生怕他发动突袭,向自己扑来。几番试探后,这猫儿表现出相当的克制,喜鹊终于放下心来,在草丛中展开了狩猎。而这只战战兢兢的喜鹊,现已积极果断驱赶乌鸫,宣誓他对这片草坪的主权了。

人们退居到玻璃窗后的房子中,还没多久,鸟儿们便按捺不住,接管“空出来”的土地。

从最初飞来享受午餐,到清早巡视草坪,逐渐地,从日出到黄昏,每当我在窗口远眺休息,总会匀出时间来观察这草坪上的一对邻居。

没过多久,草坪上又来了一位客人——第二只狸猫。有趣的是,新来的狸猫居然对于这只蹦蹦跳跳的鸟儿,也不惊扰,只是默默地看着。不知她是因感觉到眼前的和谐,而不忍破坏,还是只想安静地躺着晒晒身子。相较于不断“搬入”新客的草坪,一旁的小路,显得格外冷清,几乎看不到行人。

除了,他,一位大爷。

只知道这位大爷住在小区西边那片,靠打扫卫生赚点生活费。疫情期间小区里很少需要打扫,他就成了小区年龄最大的志愿者。短发灰白,隐约看到头皮,橙色的环卫背心包裹着迷彩外套,不知大了几号的裤子、走起路来显得有点累赘,油帆布胶底的鞋子倒是很跟脚。配上腰间挂着的大喇叭,随着由远及近、由近渐远的广播通告,这精瘦的身影总能吸引到草坪上“三位闲散子弟”的目光。在对面楼确诊了一名新冠患者后,大爷跑得更勤了。

广播持续了大概两个星期,正当我将能背上通告的时候。大爷摘掉喇叭,站到了小区门口,帮忙登记进出的居民。而小区,也不再属于高风险地区。

“你好,邮政快递,麻烦到小区门口取一下,因为不准进去,和门卫说过了,给你放在门口地上。”“好的,谢谢。”还没到门口,大爷主动问我“出去啊,来登记一下。”

我摇了下头“有个快递到了,我不出去。”

“快递叫啥啊?”

我一愣,奇怪问这干啥。“呃。叫大白。”

“大白啊,刚到的。我帮你放在门卫室一进门的窗台上,地上灰多,我没让他放。”一种亲近感拉近了我与眼前这位陌生人的距离。

这个瞬间,这种感觉,和我站在玻璃窗后一样。

玻璃,明澈透亮,不易察觉的存在,却阻隔病毒,留下阳光和鸟鸣。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即使如萤火般平凡微弱,点点滴滴的美丽,所构筑的玻璃幕墙,阻挡着疫情带来的单调,不安和压抑,留下温暖,感激和希望。

再次站在阳台,这次,将窗户打开,开到最大。电视屏幕背后传来播报:最新消息,自3月29日零时起,恢复湖北省除武汉天河机场外其他机场国内客运航班;自4月8日零时起,恢复武汉天河机场国内客运航班。

一阵风,推着一朵蒲公英,从我眼前掠过。看着它飘向明澈的天空,我不禁感叹,多么晴朗的天气啊!